恢弘大气的都本基书画艺术

2020-07-17 16:06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2012年4月,美国南加州尼克松图书馆馆长的理查德·奎恩先生来函,邀请我出席该馆于4月9日举办的《纪念尼克松总统访华 40周年暨都本基书画艺术展》。我应邀出席了此次活动。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都先生的书画作品。

此次活动共展出都先生的四十余幅书画作品,以书法为主。最初鉴赏都先生的书作时,我有种 “触电”感觉,顿生视觉冲击和美的冲动。这类书体是我从未曾见过的:浓墨重彩、酣畅淋漓,俊美中带有几分野性。我想:这可能是对中国传统书法的突破吧?

在日后的交往中,我曾亲眼目睹了都先生现场创作时的情景。我发现:都先生的握笔方法和运笔姿势,都有别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家。都先生是蒙古族人,这或许与他的种族有关?他创作前的艺术构思,创作过程中的全身心投入,使我真正意识到何谓“力透纸背”了。其夫人一凡大姐在一旁小声对我说:“都先生创作时太认真、太投入、太用脑、太用力,也太伤身了。我一般不让他过分投入创作……”

都本基先生的书法创作使我想起成吉思汗,联想起蒙元大军当年以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整个亚欧大陆。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是会关心、关注、体贴具体士兵的,但为了赢得整场战争,大战略家往往会舍弃某个(些)士卒,甚至会丢掉某个阵地或城池,从而确保赢得整个战争。我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同都先生交流过。他颔首而笑,说:“我在创作时不过分追求个体字的美感,而更关注通篇作品的综合美与整体气势,尤其注重其产生视觉冲击力。”好一个“整体气势”和“视觉冲击力”!

纵观都本基先生的书法作品,我感到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追求书法的“整体美”与“和谐之美”。

我们曾邀请都先生来总领事馆给馆员讲座,并请他现场进行书画创作。后来又将其书法作品装裱,悬挂在总领事馆大厅内。这使得我有更多时间欣赏、揣摩其作品。我发现:如果将其作品中的字句断开,研究单个字的间架结构,我不觉得其很美。若按照“永字八法”的美学标准衡量,有些字的横、竖、撇、捺、弯、折、勾等,都写得“不够到位”。但是,当你跳出个体字、个体句,纵观全幅书作时,你就会感受到其书作的“整体美”与“和谐美”。

这使我联想到郑板桥和丰子恺两位大师的书法作品。细观郑板桥的“咬定青山不放松”或“难得糊涂”书法作品,品味其“个体字”时,您会感到他写得既不标准,也谈不上美观。但通观全篇,便会发现这是一幅完美无缺的作品;丰子恺的书作亦然。您再回过头来品味都先生的书作电视连续剧“天下粮仓”和“山楂树之恋”的片名等,您难道不会产生同样的艺术感受吗?这就是其书法的“整体美”与“和谐美”使然。

其次,恢弘大气,阳刚之美。

中国文论家常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 ”。这话不无道理。都先生是典型的中国“北方汉子”,属于那种手执铜板,高唱 “大江东去”的人。粗犷的外表、爽朗的笑声、率真的语言,使您一见如故、可亲可敬 。都先生的书画所展示的,不是“玲珑剔透之美”,不是“小家碧玉之美”,更不是 “温婉柔媚之美”;而是 “阳刚之美”、“粗犷之美”、“ 雄浑之美 ”、“霸气之美”,或许还有“野性之美”。 观其创作,您会真正感受到何谓 “力透纸背”、“恢弘大气”和“阳刚霸气”。

其书法作品 “天下粮仓”、“天下和谐”、“天道酬勤” 和 “中国梦 ”等,往往给人以心的灵震撼和美学的冲击。尤其是当我初次看到电视连续剧“天下粮仓”的片名时,它使我为之震撼。我常想:张艺谋的奥运会艺术团队是懂得“大艺术”的人。这种人往往是不拘泥于艺术品的末梢细节,不太注重书法的横平竖直、撇捺弯钩的“到位”与否,而更注重艺术的神韵、风骨和“精神气质”。奥运艺术团队,之所以选择都先生为奥运会题词、书写标牌,这是美的抉择,更是时代的选择。都先生的书法作品反映了当今世界,尤其中国美学走向:雄浑、健劲、阳刚、大气。

第三,突破藩篱,独辟蹊径。

每个时代都有其代表性文艺形式。汉代长于“赋”,唐代盛于“诗”,宋代巧于“词”;“曲”兴盛于元代,明清则以“小说”为最。这些都与当时的社会环境、历史背景和人文景观等分不开的。窃以为,书法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我们如果仍然亦步亦趋、循规蹈矩、无所突破的话,那就会代代相袭,一代不如一代了。本人并不反对初学者模帖、临池,反对的是亦步亦趋、因循守旧,无所突破与创新。

都先生在书法的传承、突破与创新方面,进行了大胆尝试,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前面曾经提到都先生的“握笔法”。我发现“都氏握笔法”与中国传统的毛笔握法不同。都先生写毛笔字就如同我们拿钢笔写字一样。我对这种“握法”最初不以为然。可是,当我注意到,几任美国总统都用左手写字之时,我就想:都先生的用钢笔握法写毛笔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艺术贵在传承与创新;有内容上的创新,有形式的创新,也有手段上的创新。“都氏握笔法”或许也是手段上的创新。都先生又使我联想到中国大画家——吴冠中。

吴冠中先生是中国,乃至世界级的艺术大家。本人极其崇拜其画作,也同样欣赏其文论与画论。他曾经说过:“我爱我国的传统,但不愿当一味保管传统的孝子;我爱西方现代的审美意识,但也不愿当盲目崇拜的浪子。”这话道出了吴先生的艺术追求与美学取向,恐怕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都先生的美学追求。

我不想把都本基先生同吴冠中大师相比。但我想说,都先生绝非那种循规蹈矩、因循守旧、亦步亦趋的书画家。他对中华书画是既有传承,又有创新。

第四,都先生是诗、书、画、印“通吃”。

都先生的诗、书、画、印相融相伴,相得益彰。他不仅是个书法家,还是位画家。其画作《天马行空》曾乘坐中国航天器遨游太空,这是中国书画家难得的殊荣。中国书画同根同源,都先生的书法与画作亦然。他的书画风格相同、一脉相通,浓笔重彩、浑厚天成;有些画作也展现出色彩明朗、清新淡雅的意境。都先生的篆刻成就不亚于其书画艺术。他的“十二生肖章”古朴浑厚、妙趣天成,其“书画常用章”更是匠心独具,有远古之风。都先生同时还是一位诗人,有《都本基诗文稿》行世。他的“嵌名对联”堪称一绝。您把名字给他后,他几分钟即出口成章,如“泽者东方亮,润之天地兴”,“小却大略,平而不凡”,“镕博学以铸大象,基厚德而成忠良”,“近靠广民众,平安大中华”,“杨神威于宇宙,立伟志在苍穹”等等,可谓“信手可得”。

窃以为,书法练到一定程度,书家比拼的不是书法本身,而是文化修养和综合素质;还有一点,也是极其重要的,那就是价值取向,尤其是——美学取向。

两年前,我曾写过一篇谈及美学的“博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在当今世界,时代呼唤新美学、我们需要新美学:阳刚之美、雄浑之美、恢弘之美、大气之美。不错,我们需要‘小桥流水’,但更需要‘大江东去’;我本人喜欢‘宋朝遗韵’,但时代更需要‘汉唐雄风’;我们欣赏‘花间婉约’,但时代呼唤‘铁马金戈’。否则,我们就会在这个靠实力说话的‘丛林’中败北,就会被遗弃、被淘汰。南斯拉夫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等,难道不是前车之鉴吗?”

美学可以兴邦,也可以误国。这绝非危言耸听。作者:沼荷

2020/07/14 于北京·耕耘斋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