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40年:承续、变革、开新

2020-06-06 16:22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回眸40年,改革开放营造了开放的环境和良好氛围,给予中国美术以前所未见的发展机遇。当代画坛繁花满目、多元共生态势,是40年传承开拓、改革创新的结果。尤其让人欣喜的是新人辈出,年轻以及更年轻一代人的艺术潜能与探索精神得以充分展现。承续、变革、开新,这是中国画40年行程的三大主题词。

  

  承 续

  1978年底,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老一辈画家焕发活力重登征程,刘海粟、李苦禅、王雪涛、陆俨少、关山月、黎雄才、亚明、宋文治、魏紫熙、赖少其等人在新作中均有新的开拓,更有画家登临艺术新高峰。重整画家队伍,增设创作机构,是这一时期中国画界的一个重要现象。几年之中,各地相继建立专业画院。北京成立中国画研究院,广东重设广东画院。江苏除原有的省画院,南京、扬州、苏州、无锡、南通、镇江、常州等城市都建起画院机构。全国各地与中国画相关的画会或研究会也很多。

  1985年《江苏画刊》刊登《当代中国画之我见》一文,提出中国画“穷途末路”的惊人之论。虽赞同者寥寥,却把“中国画如何往前走”的严峻问题凸显在美术界面前。这场影响颇广的争论也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画坛的一个转折点。85新潮美术的迷惘和躁动之后,是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的兴起和社会转型。移植和参照西方现代艺术的文化反叛不再时尚,画坛进入贴近现实体验和寻找文化身份的理性阶段。回归传统,走近民间,寻找“中国元素”成为新的趋势。这样,便有了由美术史论界担当主力,对20世纪传统派巨匠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人的“重新发现”,还有对于文人画传统的再评价。承续传统文化精神,成为一时主流。体现在创作上,便是画家们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认知普遍增强,中国画凸显文化自信。

  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陕西画家邢庆仁《玫瑰色回忆》和张明堂、赵益超《晓色初动》两件作品同获中国画金奖。《玫瑰色回忆》是人物画,一批青年奔赴延安参加革命,画面不描写情节,不是常见的叙事题材画法,却着意渲染一种缥缈迷蒙的情调。《晓色初动》的画面可能是一所陕北高原小学,但这不重要,重点在于这是一件细碎点皴、满纸朦胧的山水画,运用了不同常规的画法。作者都是新面孔,画法明显带入新气息。这一类作品获奖,体现出中国画一种更具容纳性、更鼓励创新的发展趋向。在此后每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中,更能明显看到中国画获奖作品的多种品类、风格和个性。不论人物、山水或花鸟,也不论水墨写意还是工笔设色,画家们同样重视撷取传统或民族民间艺术中的有益元素。在题材选择、意境内蕴、语言手法的几个角度,都体现出中国画在承续,也在变革。画家们力求传达传统文化精神,以新的表达方式去适应当代观众的欣赏诉求。

  尊尚传统,承续文脉,体现出应有的文化自信。不过,传承并非复古,也不等于单纯的守成。所谓文化的发展,需在延续中推进,由继承而创造,通过变革、创新而为后人积累文化财富。显然,由变革进而开新,这是当代中国画家义不容辞的使命。

  变 革

  艺术上的变革,首先体现在观念与方法的更新和突破。改革开放以来,以王朝闻为代表的老一辈美术史论家,一边挑着研究重担一边培养新生力量。美术研究队伍随之迅速扩大,整饬史实史料,探讨艺术规律,介入创作论评。对中国画传统,对前辈大家更深入、更系统的研究,则让中国画的向前发展,获取坚实的理论支撑。也在对唐宋绘画,对黄公望、董其昌、石涛、吴昌硕及对文人画传统的重新省视研究中,美术家对中国画的深厚传统有更清晣的认知。《齐白石全集》出版后获得广泛关注,一批专家历时七八年编撰的十卷《黄宾虹全集》又获国家图书奖。深入研究黄宾虹,撷出其由传统内部发掘中国画继续发展的原动力,以承载传统精神的深厚笔墨功力而成一代大家的原因。这样的学术成果,对中国画的正本清源和如何发展作了正面回答,有着明显的现实意义。由于这样的学术铺垫,维护传统文化价值,传承人文精神的潮流渐盛。“新文人画”创作群体的崛起,是对回归传统的一种探索。史论界对于中国色彩传统和日本岩彩的研究,也对工笔重彩领域的大面积繁荣起到很大推动作用。

  面对开放的世界,中国画视野大大扩宽。一方面,接纳新知,敞开胸怀承受外来艺术思潮撞击。另一方面,通过承继传统、借鉴移植和汲纳新法而推动艺术革新。史论界多称之为中国画“现代性”转型的观念更新和实践探索,都是中国画坛几代人,在多维度的空间上展开的。李可染以“苦学派”自居和对传统、素描及基本功的论述,吴冠中以笔墨形式突破为重点的艺术创新,周韶华重振汉唐雄风的呼吁和创作试验,周思聪一系列“以个人之心直面人类”的水墨创作,都为中国画创作实践的多元化探索提供了示范和启迪,在其时中囯画坛上产生深广影响。

  稍梳理一下,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画坛出现过不少让人记忆犹新的热词:“转型”“新文人”“新写实”“新写意”“新工笔”“都市风”“实验水墨”……这些先后出现的名词或是一种旗号,或是一股思潮,或是一拨群体,都成为一时热点。众声喧哗的背后,有其时画坛对于风格、题材、观念、手法的探索,还有艺术取向与价值标准的论争。由思想开放而求变革,由开新而发展,中国画走在往现代转型的道路上,越来越明确地体现出文化自觉。

  开 新

  立足于充分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才会有坚实的文化自强。取法民间艺术,回溯文人传统,试验材料肌理,探究现代水墨,中国画的开新是以现代人的精神诉求为起点,向多方位艺术空间展开的探索之旅。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可看到中国画的创作观念刷新,题材领域扩大,语言形式多样,个性风格成为画家们的自觉追求。

  这是一幅多姿多彩的图景。由林风眠开辟的融汇中西艺术的方案,由于更多人参与试验获得了更大拓展。将西方块面结构和中国画点线韵律融为一体的吴冠中备受关注。接踵而来的,是将色彩表现融入水墨语言,对形式美造型手段的探索。大胆一些的拓展,是引入西方夸张变形以至抽象派语言。另一部分画家为了表达现代都市的精神心像,放手与传统拉开更远距离,将中国水墨元素和西方当代艺术观念嫁接在一起。由于游离了中国画的常见规范,某一类表现性较强的作品或以新的名义参与全国美展“综合材料”或“北京国际艺术双年展”之类大展评选。改革开放年代的艺术,交叉、融合、重组和嬗变本就是发展的常态。应当说,不论借用中国水墨还是工笔重彩,题材是人生、景物或都市,也不论形式语言偏向传统、中西融合或全新实验,只要是拓宽了艺术表现的空间,适应了当代观众不断增长的精神需求,这样的艺术试验和创新都值得鼓励。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