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受命的歌剧院海报,让他在巴黎一夜成名

2020-05-10 17:32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原标题:捷克国宝级大师穆夏逝世80周年 临危受命的歌剧院海报,让他在巴黎一夜成名

  今年恰逢捷克国宝级艺术大师阿尔丰斯·穆夏逝世80周年。回顾纵览穆夏艺术人生的特展正于上海明珠美术馆热展。

  穆夏笔下那些婀娜多姿的鲜花美女,令多少人一见倾心、追慕不已。这种瑰丽的绘画风格,引领了欧洲著名的“新艺术运动”,也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商业艺术创作风潮——包括《美少女战士》《魔卡少女樱》等一批为人熟知的日本漫画,以及我国风靡一时的月份牌招贴画,都曾受到“穆夏风格”的滋养。

  人们或许不知道,在知天命的年纪,正当风靡西方的新艺术运动将穆夏推上个人名望的巅峰,他却毅然放弃商业性绘画给自己带来的盛誉和安逸,决绝转身。他选择了回到捷克,回到表达精神的纯艺术轨道上,做一名“灵魂画手”,用余下的大部分时光倾注炽烈的爱国情感,为斯拉夫民族留下伟大的艺术篇章《斯拉夫史诗》。这样的穆夏,其实更应该被看到,被记住。——编者

  从《吉斯蒙达》开始,他确立了自己瑰丽的海报风格

  事实上,穆夏在接到海报任务时,已对歌舞剧内容和女演员的表演非常熟悉,这也为他在短时间内完成《吉斯蒙达》女主角形象的海报创造了有利条件

  1894年圣诞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阿尔丰斯·穆夏被要求在两周内为当时巴黎最著名的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主演的新歌舞剧绘制一幅海报。1895年1月初,海报《吉斯蒙达》如约出现在巴黎的街道上。海报内容是歌舞剧的高潮部分——吉斯蒙达参加“棕榈星期天”游行的场景。穆夏将主演莎拉描绘成一位身着长衫、佩戴兰花头饰的散发着异域风情的拜占庭贵族女子形象。最戏剧性的是,重重叠叠的衣袍底下,一个表情狰狞的人物伏在文字栏上,痛苦的表情暗示着这出歌舞剧故事的张力。这张海报的惊人设计使得穆夏一夕成名,引起整个巴黎上流社会的关注。

  穆夏的成名,其实并非偶然。

  从小天赋异禀的穆夏,13岁便励志成为一名画家。因一份委托绘制湿壁画装饰住宅的工作,他得到库恩·贝纳西伯爵的赏识,由其赞助入慕尼黑美术学院深造,并于两年后毕业前往巴黎继续学习,可惜,由于缺乏后续的资金资助,他不得不暂停学业,转而靠绘制插图来维持生计。

  窘困的生活并没有阻止他追求艺术的步伐。就目前所知,在接到海报设计工作前,穆夏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插图师,他为《鳄鱼》杂志所作的封面和《白象的回忆录》设计的插图令他暂获声誉,但在海报招贴设计领域仍资历尚浅。事实上,关于《吉斯蒙达》这件作品的诞生存有多种说法。一说是穆夏所作的海报可能是为了歌舞剧临时重新开演救急宣传之用。众所周知,《吉斯蒙达》首演日是1894年10月31日,然而歌舞剧没演出一个月就在圣诞前停演了。当年12月26日,穆夏收到巴黎一位印刷商的紧急任务,要求他在歌舞剧重新开演前10天完成宣传海报设计工作。但其时正处于圣诞假期,穆夏是当时唯一尚在印刷商工厂工作的设计师,所以他才得此机会顶替其他海报艺术家去完成这件作品。另一说是莎拉在圣诞前找到穆夏,请他为歌舞剧设计宣传海报。莎拉对穆夏作品极为欣赏,后来不仅请他设计海报、服装、舞台背景,甚至连预演以及每场演出节目都与他讨论。或许两人的邂逅与相知注定成为穆夏从插画家一跃成为一流设计师的契机。另见法国《Le Gaulois》杂志圣诞专辑中刊登的一批穆夏的速写,作品绘于1894年11月,是歌舞剧开演后杂志社委托其记录令人印象深刻剧情场景而作的。可见,穆夏在接到海报任务时,已对歌舞剧内容和女演员的表演非常熟悉,这也为他在短时间内完成《吉斯蒙达》女主角形象的海报创造了有利条件,他还以速写小稿中的一个场景作为海报的背景。

  当时在巴黎街道上的露天展览会展出海报时,人们被《吉斯蒙达》的强大视觉效果所吸引,不自觉地驻足欣赏。曾见过此作品的捷克画家卢德维克·库巴感叹:“人们看到这件作品时,仿佛感受到的是一次复活。”

  露天展览会上,同时展出的还有图卢兹·劳特累克等艺术家的作品,但是穆夏创作的海报不同于大多数的海报,呈现了独有的审美趣味和表达方式。此次穆夏特展策展人佐藤智子女士认为,不同点主要表现为:其一,通过长条形海报尺寸展示等身高的女演员形象;其二,有神秘的异国色彩的成分,我们可以从海报中看到拜占庭镶嵌画的母题、女演员的兰花头饰及棕榈枝;其三,海报有流畅的轮廓表现和丰富的质感表达,这都是由穆夏精湛的绘图技艺所呈现的;其四,海报并不是用鲜亮的色彩,而代之以具有品味的、克制的色彩。可以说,《吉斯蒙达》是“穆夏风格”海报的开山之作。之后他创作的《茶花女》《罗朗萨丘》等都将这一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

  “穆夏风格”受谁影响、又影响了谁?这堪称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典例

  最初给穆夏启发的是高更,而高更尤其对日本浮世绘版画感兴趣。有意思的是,穆夏日后又反过来对日本漫画风格的发展及上海月份牌的形成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东西方艺术的创作,离不开文化的交流与碰撞。正如英国艺术史家迈克尔·苏利文所言:“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接触过程中产生的创作冲动,至少部分原因处于文化之间的差异。”

  “穆夏风格”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新艺术运动重要的内容,也是当时流行的一种商业化图像符号,风靡整个欧洲。穆夏本人受到了东西方不同文化绘画风格的影响,并融入自己个人审美趣味,逐渐形成一种流行的装饰艺术设计风格。《四季》系列就是其著名的代表装饰作品之一,作品少了程式化的形式,表达更为自然。

  那么,穆夏是如何融合东西文化于作品中?他又是受到谁的影响呢?

  可能周知的是,“穆夏风格”曾受到日本浮世绘的影响。但其实,最初给穆夏启发的是象征主义艺术的先行者保罗·高更。1890年,穆夏在巴黎结识了夏洛特夫人,并通过她的朋友圈认识了高更,一见如故加上艺术上的“合拍”,使两人很快成为朋友并一起合租了一个画室。穆夏与高更的关系变化还可以从他为高更拍摄的《在穆夏工作室弹风琴的保罗·高更》窥知一二。也正是这一契机成为穆夏艺术人生的转折点。

  高更早期作品有着浓郁的印象主义特点,后转而追求东方绘画的线条与明丽色彩的装饰性,尤其对日本浮世绘版画在线条和物象轮廓的处理样式感兴趣。他的作品中巧妙地运用浮世绘的色彩平涂与轮廓强化的平面感装饰性特征,表现出强烈的象征意义。穆夏受到高更绘画理念的启发,其作品中也能看到高更的影子。同时,经高更介绍,穆夏还结识了纳比派的画家,这一流派以装饰和日本风格占主导地位。可以想见,穆夏作品中出现的东方艺术的表现形式与此也有间接的关联。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