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走私黑市调查:整牙切片人肉带货过境

2019-04-08 06:56     重庆新闻网/www.cqnewsw.cn

广西浦寨,是中越边境最大的边贸口岸之一,陕西人潘文斌在浦寨做玉器生意五年,结识了文玩圈里的很多走私大佬,其中也包括走私非洲象牙的越南人阿飞。2018年12月22日,潘文斌坐在自家的玉器店里拨通了阿飞的电话:“有个新客户想要看点‘白料’,可不可以带过来”。阿飞提醒潘文斌,“小心是钓鱼的”,随后挂断。在他们的圈子里,“白料”是行话,指的是象牙,“黑料”则是犀牛角。他们如此小心谨慎,是因为按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的要求,我国自2018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相关部门对象牙走私及售卖加大了稽查力度,全面禁止象牙交易。象牙禁售令实行一年来,国内破获多起象牙走私案。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圈内人”因制售暴利,仍在从事象牙制品的走私及贩卖。北京文玩市场,一些商家以销售猛犸象牙制品为名贩卖现代象牙制品,更隐蔽的则是自己进货加工,只卖熟人。在象牙走私链条中,很多团伙通过边境将整牙走私入境,然后切片通过快递发往各地。

以往的牙雕原料主要是非洲象牙,在象牙禁售令颁布后,猛犸象牙成为现代象牙的替代品。

我国明文规定,象牙以及象牙制品禁止销售。此规定旨在保护濒危的现代象,生活在冰河时期,早已灭绝的猛犸象并不在该规定范围内,只要来源合法,猛犸象牙及制品仍可合法销售。

猛犸象早已灭绝,具有现代象牙全部特质的猛犸象牙,既可以满足象牙爱好者的需求,又避免了血腥杀戮。禁售令之后,猛犸象牙占据了国内的牙雕市场。

但在象牙市场,一些商户明面上销售猛犸象牙,但暗地里也出售现代象牙。

北京十里河雅园国际珠宝厅内,专门售卖猛犸象牙制品店铺的负责人张雅称,现在查得严,现代象牙只能偷着卖。

张雅店铺的柜台里,摆放着多种猛犸象牙雕刻的工艺品。猛犸象牙和现代象牙的区别主要还是纹路,张雅告诉新京报记者,“区分猛犸象牙和现代象牙的方法就是判断牙纹,一般来说猛犸象牙的牙纹夹角小于90度,现代象牙的牙纹夹角大于115度。”猛犸象牙和现代象牙接近牙心的部位,纹路并不明显,颜色相近,更不易区分。

2018年8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张雅的店里,在一番沟通后,张雅从柜台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一座笔筒和一块圆牌。“这就是象牙的”,张雅说,“要不是懂行的熟人介绍,不可能拿出来。”

象牙禁售令出台后,很多原来销售现代象牙的商家纷纷转向销售猛犸象牙,但是个别商家为了卖出存货,现代象牙制品还是被混在猛犸象牙制品中销售,“一些牙纹不明显的现代象牙小饰品,看起来和猛犸象牙饰品没有两样,混在一起卖,还能销售出去,就算检测,那都是象牙”,张雅指着那块象牙圆牌说,“像这样的牌子,有人问就说是猛犸象的,保证没问题。”

张雅称,在她店里买过猛犸象牙的人都是文玩爱好者,也有人询问是否有现代象牙制品,但她都会回复:“那是犯法的,不能卖。”张雅说,不是特别熟的人,绝对不涉及现代象牙买卖。

一名在潘家园旧货市场里销售猛犸象牙的商户告诉新京报记者,现代象牙禁售令出台后,明面上,潘家园旧货市场里的现代象牙制品消失,在暗地里,一些猛犸象牙商户还是在销售小件的现代象牙制品,少数以猛犸象牙的名义对外销售,或者是在熟人圈内销售。

加工作坊:暴利驱使铤而走险

在文玩圈,北京郊区的现代象牙仓库和加工作坊,并不是秘密。

张雅曾告诉记者,很多个人的工艺品工作室,在加工各类工艺品的同时,利润丰厚、销售紧俏的现代象牙制品,也是他们的重要收入来源。

家住顺义区水色时光花园的程军,就是其中一个工艺品工作室的负责人。

四年前,38岁的程军在小区一楼租下一个门面做自己的工作室,用作珠宝玉石的加工场所,也做现代象牙雕刻。

“如果不是熟人介绍,没人会和你见面。”程军说,“现在是敏感时期,没人敢冒险面对面交易。”

根据程军描述,四年前,他在德国接触现代象牙加工,回国后,就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开办了工作室,从一些走私团伙手中购买现代象牙、穿山甲、虎骨等野生动物制品做成雕刻物件销售。

“国内对野生动物制品查得严,我不会在店里存放原料。”程军介绍,一般是用多少,就找别人发多少。

在程军雕刻的物件中,现代象牙制品最为常见,也是最好卖出的货物之一。“现代象牙的料子很润,猛犸象牙发白、发干。”程军说,他几乎不雕刻猛犸象牙,“除了材料不‘吃刀’,牙还属现代象牙最好。”

在程军的工作室里,他带着新京报记者看一尊未雕刻完工的罗汉摆件,“这是非洲象的老牙,料子极好,牙心部位,也叫果冻料。”除此之外,程军在工作室里,还向记者展示其利用现代象牙加工的其他小物件,“这些都是有人订了的,你要是要,等来货了我再给你。”

“我这里的货不愁卖不出去,你不知道这个圈子有多大。”程军描述,他之所以放弃原来水利工程师的高薪,是因为自己的爱好和庞大的需求群体,“总的来说,这个行业既危险,又有暴利。”

按照程军的描述,他从福建的批发商手里批量购买现代象牙原料时,价格在10元/g左右,而程军一枚质量为27.3g的、没有经过雕刻的饰品,价格在900元以上。算下来,其间的利润在700多元,每克利润是成本的3倍以上。

象牙禁售令出台后,程军曾多次转变过拿货方式。“一开始是自己去拿,都是一根一根地拿,那种方式太危险了,”程军回忆。现在,程军通过联系供货商,把象牙切成小块,通过快递发往工作室,一次性不能多拿。

“现在的原材料不好弄,查得严,有时候会断货。”程军介绍,对于现代象牙制品,他主要还是做熟客生意,那样心里有底。

象牙批发:线上销售 切片快递躲查处

程军虽然经常找上家拿原料,但从未跟对方见过面。

“不见面还是为了避免风险。”

程军的现代象牙原料,来自福建一名“圈内人”何文,他们没有见过面,通常是微信联系。

新京报记者通过程军联系,经过历时两个月的沟通,终于加上何文的微信。

何文的微信朋友圈里,近一年的时间内从没有发布过关于象牙的信息,而是一些茶叶批发和翡翠批发的信息。在多次与新京报记者沟通后,何文才提出,“加另一个微信号看货”。

在何文的这个微信号朋友圈内,近一年每天都会发布多个现代象牙制品批发、零售的信息,另外还有犀牛角等世界濒危动物制品。

何文的现代象牙从一些走私团伙手中购买而来,每克价格最低在7元左右。“仓库在福建,自己加工也卖原料,”何文介绍,“现在的风口太紧,只能走网络进行销售。”

“很多北京的客户,都喜欢精品。”何文说,他加工的现代象牙制品以小件饰品为主,指环、手镯、胸牌、筷子、笔筒,手串的需求量大,都是线上交易。

何文很谨慎。他用来向客户展示成品的微信从不用来收钱,而是另外一个微信号。他解释称,这是为了防止查出出货账号的流水。

何文的谨慎行事,不仅仅体现在线上交易这一方面。据他描述,他从不和拥有实体店铺的人合作,“量太大,容易出事。”

在合作的问题上,何文吃过亏。据他回忆,天津一名代理曾经向北京市场供货后被抓,警方从实体店追查到代理,“要是进去了,就得十年。”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