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梅一新春访谈

2022-01-24 14:45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东风妍丽》

问:你觉得新的东方美学在东方会是自然产生的吗?

梅一:我觉得新的东方美学是需要有意识去建构的。而有意识去建构的本身则会自然产生,犹如天选。有许多人一直在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是如何如何的好,其实,从艺术专业角度上看当时的美国很是不错,登峰造极,而当时的我们,除了对西方文化的幼稚模仿以外就没有什么了不起。许多人如今依旧完全依附在西方的语言体系中并信奉西方美学体系是唯一标准,而对东方艺术的认识通常也就只停留在穷途末路的明清状态,当代中国艺术家的困境就在于,我们长期学习的西方语言,于是概念也就模糊,如果你没有天生的创造力就会落入惰性的思维之中。我们如果没有有意识的转换和思考一下东方艺术语言,那么就无法改变自己的习惯,你也许即便是一个东方人,但是你却无法接受东方的艺术历史和现实的表达。“艺术家需要自然流露自己的艺术天赋和艺术气息。”这句话没有毛病,但是如果你需要有所不同的个性,有所建构什么自我形态,你就必须理性思维并刻意的改变一些东西。我曾在芝加哥博物馆看到过一个西方剑、盾牌的展览,坦率的讲非常的震惊,那些金属装饰雕缕的如此美丽,品质如此的讲究。当时让我为自己所属的民族文化深深地叹一口气,过了一些年,当我在国内博物馆看见越王勾践的剑,我这一口气又叹了回来,同样也被折服了,如此的简约设计,图案文字的力量如些精致强大。这让我再次认识到东西方文化艺术的差异和不同。各自有各自的个性和美学思想体系,你很难去品审优劣,只是越王勾践的剑是两千多年前的,而那展览中的西方的剑是几百年前的,各自雄起高光的时代不同吧了,我有时发现人类文明的兴衰荣辱得失成败其实你有时也许不需要太在意了,那样,也许会让人患得患失,或许,只有纵横天下,俯身观看人类星汉灿烂的历史。开放吸纳优质的文化艺术,这也许才是建构东方新美学的格局,才是一切美好辉煌开始的基础。

《芙蕖春烟》

问:听说日本人非常喜欢中国画家牧溪?

梅一:牧溪,中国南宋时期的禅僧画家,画的好极了,一种寂寞的美,很高级,没有那种功利心和粗俗气息,极具东方文化的灵魂性价值。我好奇的是他们这些中国古代画家从未学过素描,却对构图、结构、气息、虚实、诗意、境界、造型、情绪……有如此高的绘画表现天赋。关于中国古典绘画,俗话说:厨师的汤,唱戏的腔,画家的光。中国古典绘画在光的运用方面是一大欠缺,原因很多,哲学,科学等等。但是牧溪在黑白水墨虚实氤氲中表现的光感却十分优秀。据说贡布里希说艺术是“文化与心灵的表征,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一个阶级、一种宗教或一种哲学学说的基本态度,这些因素都会不知不觉地体现于一个人的个性之中,并凝结于一件艺术品里”。显然中国古代艺术是中国古代文化与心灵的表征,一种宗教或哲学的表现。人类的文化与心灵所使用的不同工具,其本身并无优劣之分,而只有适用与否之别。“要想把钉子敲进墙就得用锤子,要想拧动螺丝就得使用起子。”

《秋静天高》

问:有人说中国人过圣诞节这是西方的文化侵略

梅一:圣诞节平安夜总给人一种圣洁浪漫温馨的感觉,中国人的春节很实惠,没有什么宗教元素,更市俗化一些。中西文化交融在一起丰富了我们的文化和生活,挺好的感觉。有人说这是什么文化侵略?我个人觉得太高调了,钻牛角尖了,老百姓蹭个节日气氛快乐一下没那么严重吧!东方文化如果一味的追求自己的价值观而不开放容纳西方文化,那完全是一种愚蠢的选择,小气了。如果封闭自己,短期内也许看不出什么问题,时间长了一定会死掉,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还是不要高估了自己,我们不应该忘了来路,如今的生活是改开给我们带来的,对西方文化的尊重和学习应该长期的发展下去。只有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西方政府一些政客目前打压我们,那是短期的政治状态,政治只是众多文化元素中的一部分,而丰富的全球文化犹如丰富的维生素乃是生命强大的根本。这道理也许有些人理解不了我觉的可惜了,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竹系列》

问:你如何理解“现代化”的概念?

梅一:现代化的概念,其实我们不能简单理解为就是西方化,就是工业化,就是标准化,就是数字化,人工智能化。这样太初级了。人类应该赋予他更丰富的文明内涵,东方文明更应该对“现代化”的概念有自己的理解。这种“现代化”的说法,它更不应该是人的最高理性境界,就是一个标准的机器,一个数字,一个机器人,人被人工智能淘汰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生物。更不应该是由极少数的资本大亨通过人工智能达到控制人类的目的。人类的社会生存法则是竞争、协作、自由和控制。没有市场竞争经济会死。没有个人自由生命力会亡,没有集体协作社会秩序会乱,没有政府、法律的控制人类会陷入丛林困境。民主(国家没有集中政治权力),无国界(世界没有区域性集中政治权力),是资本的最高理想。这样资本才能放纵自己人性中的贪婪之恶。民主政治的最高阶段也是资本垄断政治。谁来抑强扶弱防止强民过度凌驾平民? 这种偏见民主政治属性中有着这致命的不足之处。权利很可怕,资本一样的恐怖。据说西方的狄德罗、伏尔泰、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等等都受到东方儒学的影响,不仅欧洲启蒙运动,就是1789年的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也援引儒家的思想相号召。他们认为“孔子的伦理道德圣贤文化使中国2000余年得以国泰民安,甚至使入主中原的异族无一不被中原的文明所征服。孔子不讲鬼神只讲道德中国之所以具有高度发达的文明和崇高的道德与2000年来儒学的熏陶密不可分。”显然,东方古代文明是人类文明中非常优秀的一部分,更具有感性、温良 、睿智 、人间的烟火气息。人类也许只有放弃各种偏见,中西交融,相互理解链接,才将成就集大成的新的思想体系。这样也许才能够成就一个国家的成功与富强。这样也许才能够成就人类文明的生生不息、欣欣向荣,繁荣昌盛。到时候即使维度提高了,文明升级了,但是人类的情怀,诗歌,艺术依旧温暖存在,人类的灵魂依旧充满仁爱的光辉 。

《山居秋水系列》

2022年1月18日

梅 一

62年出生江苏 本名 :张梅夜

85年先后就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班

89年先后任教扬州大学 南京艺术学院

2002年开始在上海从事绘画、雕塑、设计等艺术方面的工作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