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故宫”沉浸式体验出圈,Rokid AR眼镜引导文创展览数字化转型

2021-06-23 13:03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近日,一个消息在古画和展会爱好者当中引起了不小关注:7月起,故宫博物馆主办的《石渠宝笈》绘画数字沉浸展,将在西安、上海、成都、杭州等城市开启全国巡展。

本次巡展不仅引入了观唐文化、中鼎天下等顶级策展公司协力,还采用Rokid基于其AR眼镜的智慧展陈解决方案,实现了艺术与科技的结合。

巡展以“行走的故宫”为主题,甄选了《石渠宝笈》中数十幅代表性的书画作品,以1:1的比例还原仿制,并采用了混合现实(MR)、全息多媒体和人脸识别等数字科技,让经典画作的表现力再度升级,让观者如入画中,与古人相距千年而重温彼时心境,获得沉浸式的艺术体验。

兼顾效率与体验,AR眼镜化身随身讲解员

《石渠宝笈》绘画数字沉浸展之所以“未展先火”,除了策展方实力雄厚,也在于巡展形式相当前沿:

游客只需戴上戴上轻便的AR眼镜Rokid Air,就能穿越进《韩熙载夜宴图》、《千里江山图》、《浴马图》等中国传统艺术巅峰之作,以第一视角体验古人“观山”“游云”“赏花”“浴马”“入宴”“时趣”的乐趣。

出色的观展体验背后,是Rokid利用领先的图片识别、物体识别、AI引擎技术、3D场景展陈与互动技术,对展陈内容进行三维重建,对导览方式进行智能优化,并提供多模态交互,增强用户的视觉、听觉和交互体验。

《石渠宝笈》沉浸展极富冲击力,更彰显了一个重要信息:传统博物馆和展览的数字化转型正成为行业趋势,这不仅是为了提升用户体验,也是管理方提升运营效率的重要手段。

文物局数据显示,从2010到2019年,中国博物馆参观人次逐年上升。2019年,全国共备案博物馆5535家,举办展览2.86万个、教育活动33.46万场,接待观众12.27亿人次。2020年受疫情冲击,但用户热情不减,通过数字手段进行线上观展的观众大幅增加。

《石渠宝笈》绘画数字沉浸展是当下日益技术驱动的文创行业的缩影,随着广大群众对参观博物馆及文创展览的热衷程度不断提升,也在反过来推动文创展览不断推陈出新,利用AI、MR、大数据、云服务等技术不断革新观展体验。

Rokid的智慧展陈解决方案就是个中代表,配合AR眼镜,能实现虚拟导游、沙盘孪生、互动展品、虚拟空间和实景导航等丰富功能,正成为当下大量前沿文创艺术展览的标配。

智慧展陈解决方案对于用户体验最直观的提升在于摆脱人员、设施的桎梏,让参展者自由探索、感受和了解展品背后的故事与历史。

传统观展模式下,参观者往往需要讲解员的引导。近年来博物馆参观人数飞涨,但受限于薪资待遇和人员编制,博物馆讲解员的数量显得捉襟见肘。因此,讲解员通常只为重要来宾和团体提供服务,几乎不面向散客。

另外,讲解员的培养也很不容易,需要大量时间锻炼。在人员吃紧的情况下,博物馆讲解员不仅要长期重复劳动,体力消耗也相当惊人。据公开新闻,浙江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馆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该馆高峰时段每日参观者达两万人次,却仅有6个讲解员接待,每人每天要步行超过20公里,接近于一场半程马拉松,更不用说对嗓子的损耗。

在应对讲解人员不足时,博物馆早期主要使用“自助式随身讲解设备”:参观者租借一套“随身听”,收听预先录好的讲解词。该方案交互性差,参观者无法灵活提问,只能机械收听一成不变的讲解词。

如今,Rokid AR眼镜的存在相当于为每个客户配备了随身智能讲解员。戴上轻便的AR眼镜之后,内置的“虚拟导游”不仅能引导参观路线、介绍展品,还可以随着参观者游览路径随问随答,充分发挥知识图谱作用。

首先,相比于只能口头阐述的真人讲解员,虚拟导游在展示效果上更加多样化,除了实时语音交互,还能从数据库中调取图片和视频配合讲解,帮助参观者更加清晰、深入地理解文物与历史。

其次,除了内容讲解外,AR眼镜还能让参观者“上手体验”,凭借沙盘孪生和互动展品功能,参观者可以更自由把玩数字展品,主动探索展品背后的故事,做到虚实结合,真正实现沉浸式的观展体验。

譬如在《石渠宝笈》沉浸展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一阙,戴上AR眼镜的观众可以“亲身赴宴”:南唐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听什么曲子?吃什么点心?观众自可以扮演一位身份显赫的达官显贵,走入画中寻求答案,在觥筹交错感受《韩熙载夜宴图》中的风云诡谲。

虚拟导游不仅为游客带来了沉浸式的观展体验和更自由的观展模式,还能将真人讲解员从高强度的重复工作中解放出来,让后者有更多时间从事创造性工作,从而大幅提升博物馆和文创展览的管理效率。

打破时空阻碍,数字化重构博物馆价值

当下AR眼镜还只是线下展览中用于提升体验的辅助手段,未来,每一副AR眼睛都可能是一个私人专属的居家博物馆。

随着AI、MR、大数据、云服务等发展,以及扫描建模的精度不断提升,未来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藏品甚至整个博物馆的布局都会被数字化,成为“云上博物馆”。

参观者无需奔赴实地,只需要带AR眼镜,就能在家一边把玩珍贵藏品的数字版本,一边听智能讲解员在耳边娓娓道来,使游览博物馆和文创展览不再受时间和空间的掣肘。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业界已经有了“虚拟观众”的说法,专指非实地参观的观众,尤其在后疫情时代,虚拟观众数量正井喷式增长。

无论是实地参观者还是虚拟观众,AR眼镜都能够贴身相伴,为参观者提供一对一的讲解服务和沉浸式体验,这正是数字化对博物馆价值的重构与升级。

通过将业内领先的AI和AR技术与行业应用相结合,Rokid正引导着文创展览的数字化转型方向:专为展陈领域打造的基于AR眼镜的智慧展陈解决方案,提供标准了应用开发SDK和AR Maz数字展陈云平台,帮助客户快速打造基于AR眼镜的创新展陈导览方案。简单易用的一体化AR Maz数字展陈云平台,实现数据库云管理、展点识别云训练、内容云管理、端云一体云部署。

《石渠宝笈》绘画数字沉浸展并非孤例,早在2020年国庆黄金周期间,由Rokid和良渚古城遗址共同打造的“AR智慧导览”项目,已经在良渚博物院和良渚古城遗址公园正式上线。这是AR眼镜全球首次在博物馆投入运营,一度大范围出圈,引发媒体热议。

此外,渤海上京遗址博物馆、邓小平故居陈列馆、云南省博物馆等知名博物馆和展览馆,也都引入了Rokid的智慧展陈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