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论语》看“乐感文化”的四种内涵

2020-08-01 13:27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乐感文化”是李泽厚提出的。它既是对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特征的高度总结,也是对中国诗学智慧的一种深刻的“文化心理”结构总结。在李泽厚看来,中国的“乐感文化”不同于西方的“罪感文化”和日本的“耻感文化”,是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模式。“音乐文化”以“同一个世界”为立足点,以“情感本体”为核心,注重个体的感性生活,强调自强不息、坚韧不屈的精神,注重世界的幸福和人际的和谐。它是一种注重人性修养、追求人性完善的文化。

《论语》作为儒家的经典著作,不仅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在塑造中华民族民族性格的过程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提示“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成人”如“有抱负的道”,“根据美德”,“诗歌繁荣”,“站在仪式”,“在艺术旅行”和“快乐”,等,和“孔子和燕幸福”揭示了贫困的诗性智慧中国“音乐文化”体现在“Zengdian气象”的审美精神,这体现了诗性智慧的中国“音乐文化”。因此,笔者试图从《论语》中分析“乐感文化”的内涵。

一是“乐生”的生活精神。根据《论语》,襄当说:“马厩被烧毁后,他的儿子从朝代撤退了,他说:‘你害人吗?“别问马。马棚失火时,孔子从朝廷回来后第一次问:“你伤了人吗?”他没有问马的事。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害人”的问题,可以说是孔子的第一反应。在动荡的春秋时期,当主人得知马厩失火时,他并不关心自己的财产是否损失了,损失了多少,而是本能地询问人们受伤了多少,有没有伤亡。可见,孔子尊重个人生命的价值。其次,《论语》中“幸福生活”的生活精神也体现在强调人的自强不息和坚韧。《子寒》章说:“寒了,才知松柏枯后也。”事实上,它提醒我们,只有在冰雪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才能磨砺人的意志,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生活潜力。师傅告诫我们要吃苦,要有自强不息、顽强奋斗的精神。无论我们遇到多少苦难,我们都不应该改变我们的初衷。这就是中国音乐文化与俄罗斯“救死回生,即娱乐化”(李泽厚的《今日论语》,三联书店,2008年版)的不同之处。第三,《论语》中“幸福人生”的生命精神也体现在“慎终远求”的生命关怀中。我们都知道,孔子对待生与死的态度是“知死而不知生”(Advanced),对待祭祀的态度是“祭如在,祀神如在”和“我不祭,如不祭”(八一)。可见,孔子认为,要理解死亡,首先要理解生命。他对鬼神的存在持肯定态度,但强调祭祀时存在先人(鬼神)。因此,《论语》要求我们“谨小慎微,追求远方”(Xueer)。“那些担心死亡的人将失去所有的仪式。追求距离的人会牺牲自己的真诚。”(朱熹的笔记四本书的章节和句子,中华书局出版社,1983年版)的原因我们想“悼念仪式”和“牺牲真诚”是与西方“罪文化”和“耻感文化”的日本,中国的“音乐文化的“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文化是一种基于这个世界,这正是因为无与伦比的“日常使用的人类关系的核心是“爱和感情生活护理。

二是乐群的生存智慧。基于“一个世界”的前提,中国人的“乐文化感”并不认为在这一岸的世界之外存在天堂或地狱。因此,没有上帝可以依靠。相反,它必须依靠个人的奋斗和人们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的相互支持。这就决定了中国人重视忠孝礼义仁,儒家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因此,在雪儿里有曾子“我日察三次”。你在欺骗别人吗?你交了朋友却不相信他们吗?“传不传?”曾子说,“我”每天要反省自己很多次。反省是什么?反思自己在为别人做计划的过程中是否用心,在交朋友的过程中是否不诚实,是否经常教授别人的知识,是否真的付诸实践。为什么《论语》要求我们这样做?这是因为受“乐文化感”影响的中国人认为,我们人类不像马,我们的力量不像牛,没有外部的神可以依靠,没有“超人”来帮助我们。我该怎么办?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相互依靠,相互团结。正如李泽厚所说,“人处于与他人在一起的“主体间性”之中。要使“共生”的“主体间性”真正有意义、有价值、有生命,就必须从我们自己做起。(李泽厚的《论语今读》三联书店2008年版)这迫使中国的“越根文化”拥有一种“越根”的生存智慧。因此,我们被要求“进入孝,然后第一,真诚信任,博爱仁爱”(雪儿),我们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雪儿)。

第三,“乐观”的生活态度。如上所述,以儒学为核心的“乐感文化”不提倡宗教信仰,认为没有上帝或上帝可以依靠。“人生无事可做,是偶然扔到这个世界上的,没有任何依赖和转换”(李泽厚的论语,三联书店,2008年版)。然而,我们生活中不是很悲观和失望,但认为“事情不能结束在困难”(《易经》的序言),坚信“人能促进道,不是道可以促进人”(魏linggong),以人为本,依靠“Yuequn”的生存智慧,并相信人类的力量。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了“人能行道,不能行道”的精神,体现在“乐观”的生活态度上。它反映在“吃稀疏和饮用水,弯曲手臂和枕头,欢乐也在“(蜀国),这是体现在“一壶食物,一桶水,在粗糙的车道上,人们可以不担心,他们不会改变他们的幸福当他们回到“(永业)。梁漱溟先生将这种“乐观”的生活态度总结为“孔子的人生之乐”(梁漱溟《东西方文化哲学》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并解释道:“一个人几十年的工作就会变老,最多100年的工作!”我要死了。你不想玩得开心吗?(梁漱溟《东方学习概论》,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

第四,对人性的追求。从人的完美角度看,“乐文化”是人的本性追求。从个体心理的角度来看,所谓人性的完美和“乐的成功”,是指所谓“臧武中的智慧,公枢的不甘,卞庄子的勇敢,冉求的艺术”。它是“诗”、“乐”等艺术形式对完美人格的熏陶,也是“乐生活”的生活精神、“乐生活”的生存智慧和“乐观”的生活态度的完美呈现。这不仅是审美结构的呈现,更是内心心灵的形而上超越。通过阅读《论语》,我们可以发现,在以儒家为代表的人生哲学中,我们非常重视“诗”和“乐”在培养君子人格中的重要作用。《论语》中有18篇对《诗经》的引评,充分说明了“诗”、“乐”在孔子思想中的重要地位。所谓的“诗歌,站在仪式上,并成为在音乐”(台伯河),这是孔子的理想“成年”的方式,决定了中国的“音乐文化”的方向是人类主体性的不断进步和满意度,连续完成的“人性”,和生命的最高境界的艺术把握“人与自然的统一”的影响下,音乐和艺术。因此,当孔子问起曾子的志向时,曾子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曾殿的天气》:“晚春,春衣完毕,王冠56,儿女67,洗浴易,风是雨,咏是归”(进)。由此可见,对这种“乐感”的人性追求远远不足以依靠“诗”、“乐”等艺术形式的影响。它还需要“快乐生活”的生活精神,“悦群”的生存智慧和“乐观”的生活态度。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培养出一名理想的“君子”,才能最终整合中国“乐文化”的“文化心理”,从而充分体现出结构内在的诗意智慧。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