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元素让夜经济“潮”起来

2020-04-12 22:09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白天只有工作,下班后才有生活,近年来夜消费、夜经济现象引人关注。

  所谓夜经济,是指发生在当日下午6时到次日凌晨6时,以当地居民、工作人群及游客为消费主体,以餐饮、购物、旅游、娱乐、学习、影视、休闲等为主要形式的现代消费经济。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北京市夜间消费调查报告》显示,夜经济对40岁以下的人吸引力较强。深夜食堂是夜经济最显著的一面。

  为拉动夜经济,7月12日,北京出台了十三条措施。夜经济不只是简单的吃吃喝喝,其潜在的“文化基因”正不断地被激活。从24小时书店到博物馆奇妙夜,从夜间公园到夜间展览,“夜文化”的消费场景不断更新,消费体验不断刷新,消费能力不断攀升。

  夜晚文化消费能力被激活

  夜幕降临,作为时尚和潮流的地标,位于北京东边的三里屯人群正在涌入。一个个街拍摄影师架起了“长枪短炮”,对准来往的潮男靓女,不停地按动快门;一些商店门口排起了长队;酒吧的高脚凳上也坐满了人……在三里屯的喧嚣中,矗立着一个安静的书店。

  “咔、咔、咔”,不管进或不进,先自拍一张发个朋友圈,配文:“举头望书山,低头见书海。”这是发生在三联韬奋书店门口的一幕。这个24小时书店成为网红打卡圣地之后,这一幕不断上演。书店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地标,对一些人来说,完成这一仪式,就能假装自己是“文艺挂”。

  静下心来选一本书成了很多人夜晚消费的选择。“先生,这本书36元,您需要袋子吗?”类似的对话,9月25日晚上,10分钟内收银员重复了4次。三联韬奋书店夜班主管张越表示,年轻人是书店的主要消费群体,他们的消费行为很多都发生在夜晚。在夜经济政策出台以后,书店客流量一个月多了近千人,销售额也比以往增加了25%,工作日营收在1万~2万元之间,周末会更多。目前,书店已提前完成了今年的营收目标。

  作为京西“夜京城”地标之一的五棵松,夜文化消费同样如火如荼。9月27日21:30左右,驻唱歌手正深情地唱着情歌;创意街区里的摊主正在向顾客介绍手边瓷器的创意来源;街头画师正在为披肩短发女孩画像……

  晚上22:00,华熙live东北角的北京时代美术馆,“制造之外”的沉浸式装置展览已经闭展。而在华熙live的下沉广场里,有一个地方仍旧灯火通明,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它就是露天的文化创意街区——妙趣街,主要经营一些手工艺品以及文化服务,很多游客在这里“淘货”。

  在华熙,所有入驻的商户必须取得专门的资格证,有统一的开闭店时间,并接受统一的管理。妙趣街摊主周岩2017年10月就入驻了这里,见证了街区的发展历史。他说,最初妙趣街的人流量很小,2018年6月世界杯时,迎来人流增长的一个小高峰,到了今年,一到周末人流就呈爆炸式增长。

  北京的夜经济政策推出后,妙趣街运营时间延长了两小时,周岩的营收也大约提高了20%~30%。

  文化元素让夜经济“潮”了起来。以前,人们只知道五棵松举办过很多大型演出和体育赛事,现在,晚上去五棵松逛一逛成了一件挺潮的事儿。随着五棵松夜晚文化消费业态的不断丰富,京西夜经济热度不断上升,逐渐打破了北京“东热西冷”的夜经济消费格局。

  创新推动夜文化消费升级

  对于发展夜经济来说,设立新的消费场景,打造一个短期的网红并没有那么难,如何具有可持续的走红能力和变现能力更为重要。打造文创产品、各种文化艺术形式联动、知识服务创新等措施成为一些地区的解决之道。

  实体书店作为夜晚文化消费的重要一环,在电商的冲击之下,在房租、水电、人力等高昂成本重压之下,很多实体书店都倒下了。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成为一个“网红”书店,如何实现可持续运营是三联韬奋书店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一方面离不开政策的扶植,免除了店铺租金;另一方面书店也要自寻出路,提升自己的“造血”能力。

  文创产品成了书店“自救”的一个出口。据张越介绍,在夜晚消费中,三联韬奋书店文创产品的销售额在不断提升,甚至逐渐与书籍打成平手。书店里主要消费群体是年轻人,他们追求个性、新奇的产品,愿意在文创产品上消费。书店一个角落里有一个贩诗机,上面放着一包包“薯片包装”的诗集。一位顾客拿了一本,在埋单时问店员,“这个会过期吗?”

  文化创意产品是妙趣街这样的街区求新的必然选择。据妙趣街运营人员介绍,妙趣街聚集了20多家商铺,一些商铺的产品原创率达到50%~80%,部分商铺的产品更新换代很快,很多产品是电商平台买不到的。商铺负责人主要是一些设计师、创业的大学生、商品收藏者以及一些手工艺人。“很多人晚上卖货,白天进行创作。”

  同时,华熙通过整合音乐、绘画、展览、心理咨询等多种文化艺术形式,吸引消费者,促进夜晚文化消费发展。

  音乐成为夜晚引流的重要工具,哪里有驻唱歌手,人群就往哪里聚集。毕琛和他的团队是五棵松的兼职驻唱团队之一,已有一年多驻唱经验,每次一唱就是5个小时。据他观察,晚上人流量越来越大,最初一整晚听众大约20个,现在有时能达到300人,甚至更多。今年中秋节期间,他绕着五棵松找了3圈,也没找到停车的地方。

  每个驻唱歌手面前放了一个收款码,听众通过二维码打赏歌手。毕琛表示,工作日一晚的收入在300元左右,周末在400元~800元之间,他们还不算是收入多的歌手。其中,最多的一次是7月6日赚了1000多元,那天正好是许嵩的演唱会,天下着雨,很多人买不起黄牛票,就来这里听他们唱许嵩的歌。

  夜深了,驻唱歌手的歌声已经停止了,但画像师林君尧的画笔仍在挥动。林君尧原来在书店做美工工作,退休8年了。根据精美程度不同,一张画收费35~400元不等,林君尧每月收入都超过万元。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让林君尧的一身本领有了用武之地。一直忙到凌晨00:20,林君尧将重达30斤的工具收拾好正准备离开时,又有人过来预约明天的画像。

  功能:求知、解惑与治愈

  夜晚是心灵需求慰藉的高峰阶段。这部分需求同样可以在妙趣街得到满足。

  “朴素塔罗”通过塔罗牌的形式推广心理咨询服务,强调倾听与表达,以及真实面对面沟通的重要性。创始人周琭峣表示,此前,他们曾在多地设立过店铺,但都因为营业时间不固定,人流量不稳定,难以持续下去。五棵松客流量大且稳定,环境也好,他们便直接将工作室设在了这里。“原来感觉像是在摆地摊儿,现在是设立自己的大本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