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美无界——当代朝鲜油画精品展线上展·杭州

2020-03-12 18:51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现今而言,每年国内数十场的朝鲜艺术展,收获的正向评价远远大于负面认知,这成为了一些机构不断投入、推广朝鲜艺术展览的原因之一。而在鱼龙混杂的推广机构中,能遇见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操作格局的专业机构,则显得尤为难能可贵。因为只有这种机构,才能不断推动艺术家的学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提升,从而使机构利益和藏家利益能够最大化。因此,如果一个优秀的外国艺术家被某个机构良好的推广,得到大众甚至专业人士的认可,也能从另一角度证明该推广机构的专业性及实力。

“国际化”之后的朝鲜艺术

包贵韬 (策展人/艺术评论家)

有关朝鲜的课题或话题,关于艺术部分上不了日程。尤其当代艺术的遍地开花,与当前朝鲜艺术的现状之间,有着时间意义上的巨大间隙。所以,看上去一个艺术大国的艺术部分,被凉在一边。这件事从当下的语境看,没有任何不妥,因为艺术来到了“当代时态“,欧洲、美国、中国包括印度,东西方都以当代艺术来阐释当下、标注在场。但是同样拥有巨大”艺术劳动力“资源的朝鲜。大家仍在继续着自说自话的局面,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得其乐“。关键是,这种艺术史进程中的所谓”落伍“,实际上完善着某种合理的逻辑。同时促使其艺术生产源源不断、活力四射。

艺术输出的可持续性,加持了朝鲜艺术家的”劳动“热情,甚至是在没有来自国家层面支持的情况下,艺术家们因市场需求而酝酿动力,使市场反馈热度始终处于上升状态。随着朝鲜领导人提出发展经济的要求,会形成从国有角度推动艺术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潮流。从而让朝鲜艺术输出产生新的动力。显然,在全球化背景下,朝鲜艺术家队伍作为资源,迟早会产生某种话语权意义上的价值。从需求看,好奇心肯定支撑了朝鲜艺术市场的拓宽,地缘政治热点肯定锁定了各种关注度,作品”艺价比“也适当解决了消费队伍的增长。恰恰是全球化后的空间通畅、信息通畅,使当前的朝鲜艺术很容易找到”粉丝群“。近二十几年的情况表明,朝鲜艺术在其能抵达的地方,都找到了喜欢者。

有趣的现象就出现了,调动艺术资源劳动力价值的朝鲜,其艺术输出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也找到了市场,甚至做到了可持续发展。但是,并不是以改变自我来适应市场而做到的。就是说外界需要朝鲜艺术有所改变,以便很好地融入全球化局面。结果却是朝鲜艺术以其本来面目实现了某种程度的国际化。目前虽然没有准确数字来证明每年有多少朝鲜油画、国画或其它艺术品输出,但目前在中国一二线城市,很容易看到朝鲜艺术展或找到朝鲜艺术品画廊,毕竟中国是全球第二大艺术品市场,现象至少提出了问题。外界对朝鲜艺术的期望以及和朝鲜艺术输出并未理会的这种期望,与早期中国改革开放之初,艺术家队伍所处状态及作为,就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当下朝鲜艺术在全球化语境中继续这种存在,继续这种输出,就不能不让我们面对”全球化中的朝鲜艺术“这样的课题。

汉斯·贝尔廷所言的”一个以开放性、不确定性、自然性为特征的时代,它不委身于艺术史,而是艺术本身。“恰是对朝鲜艺术输出后,双向交流所期望的可能性。但是,近二十多年的朝鲜艺术输出,在市场层面,对现阶段朝鲜艺术所呈现的一切,似有包容之心、容留之意。所以,朝鲜艺术家只是在进一步满足艺术品市场的需求,并不过多考虑”艺术本身“。甚至外界对这种状况,可以用“朝鲜当下体制决定”的这样一种说辞来解决问题。由此可见,某种集体无意识对地缘政治关注之外,用余光瞅了一眼当前的朝鲜艺术。也许朝鲜艺术本身,并不能放入全球化时代的艺术这个盘子里,更不存在是否上菜的问题了。又或朝鲜现在分担了艺术贸易写实部分及中低端化部分,并得到这一份额内而已。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因为在东北亚这盘棋上,无论朝鲜是棋手还是棋子,其位置均不可取代。如果这是一盘正在下着、甚至无法终结的棋局。朝鲜艺术必然进入这一语境,朝鲜艺术家必然贡献其对现代性乃至当代性的态度。如此,也许就是所谓国际化之后的朝鲜艺术面貌,就是与当下的市场化、商业化的朝鲜艺术输出完全不同的所谓艺术实践。

扫码进入线上画展

开启朝鲜艺术之旅

展览信息

主办单位:

中国民主促进会杭州市委员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丹东市委员会

承办单位:

杭州图书馆

今朝美术馆

协办单位:

浙江开明画院

杭州民进开明画院

支持单位:

民进浙江省委会联络委员会

媒体支持:

华语之声传媒

策展人:沈曙 胡耀中

学术主持:包贵韬

展览时间:2020.3.10-2020.3.30 (杭州图书馆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