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90后 | 坐上阮家仪的“时光机” 游“奇幻香港”

2020-02-29 18:34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时光机荡失路”阮家仪个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20-02-13 - 2020-03-31

展览机构:李安姿当代空间

开放时间:星期一至星期四 11:00 - 19:30;星期日12:00 - 17:00

展览地址:香港中环荷里活道90-92号

皇后码头、冰淇淋车、街边小贩、塑料玩具、旧文具……走进香港李安姿当代空间新展现场《时光机荡失路》,仿佛走到了另一个世界。对生于兹长于兹的香港人来说,这里的每一件作品都饱含着浓浓的“回忆杀”,曾经经历的岁月,瞬间回到了眼前。大家仿佛坐上了哆啦A梦的时光机,在此,在彼,熟悉又陌生,已褪色的经典本地文化元素和当今香港重要的城市形态并存于空间里,犹如置身在香港怀旧电影的画面中。

打造这个神奇时光机的是出生于1991年的香港本土艺术家阮家仪,她于2014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系,并于2016年和2019年分别参与北京艺术家驻留和香港Hart Haus艺术家驻留计划。2019年入围索夫林杰出亚洲艺术奖(Sovereign Asian Art Prize)决赛。而这次展览,是她的首个展。

阮家仪的艺术之路尤为单纯,一如她对香港这片土地单纯的感情。“最初对艺术的认识是从素描兴趣班开始,从10岁开始学习素描及油画,一路以来我对美术学科比较感兴趣,会花很多时间,甚至通宵达旦完成作品。直到在香港浸会大学主修视觉艺术后,开始接触装置艺术,继而被这个媒介吸引。因为装置艺术背后的概念很重要,以符号代替画笔和颜料作为自己的语言,简而精。所以,我从大学开始创作现成物雕塑及装置艺术,特别重视作品背后的概念。我选取并突显物料(现成物)的特性,并将其转化成具象征意涵的艺术语言。”

艺术家阮家仪

在艺术创作的背后,阮家仪总是留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区之间人的互动以及城市文化随着时间的改变。阮家仪觉得自己从小成长的环境中邻里之间关系很好;但长大后,反而感到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了。而无论她身在香港、北京或墨尔本,都无时无刻不想寻找这种童年时曾经拥有过、亲近过的人情味。而这,也许是这次展览“时光机荡失路”最大的动力。

“小时候我家住在大埔,每日也会与家人到大排档共进晚餐——粤语叫做‘踎大牌档’,吃饭时小孩都会在旁边的空地玩耍。每天下课后妈妈会带我到小排档吃粥。记忆中的每一个商场,都有它们自己的特色,例如沙田新城市广场有个独一无二的音乐喷泉。之后每当你见到音乐喷泉,便会立刻联想起沙田。记忆中的香港就像一个大家庭,邻里关系非常好,屋村走廊经过的每家每户都必定认识。长大后,我仍然希望这些元素能在现今的社区存在,故此我创作了这个平行世界的奇幻城市。”

从2018年8月开始,阮家仪最先构思的作品系列是“平行世界”和“异乡觉醒”。因为作品制作需要,她亲身飞到上海和深圳与工厂沟通,过程中吃了很多闭门羹,同时亦感受到人性的温暖。

“平行世界”系列的灵感来自陈慧的小说《异乡人》,书中写到: “他明白了,机器不是在拆房子,它在摧毁记忆……”“虽说是海边,海却显得遥远……”阮家仪明白,因为城市发展的关系,地形和景观会随着发展不断变化,这无可避免,故此她希望好好把这些记忆留下来。“雀仔街、街边小贩、小排档、人力车和已被拆卸的皇后码头等, 在我眼中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建筑物同样重要。”

《平行世界-电车轨道上的人力车》 阮家仪 塑料玩具,有机玻璃,树脂,LED灯 65 x 65 x 20 厘米 2019年

“玩具系列”是阮家仪收集到的本地制造业产物作灵感,打造一个假想的天际线,每个物件都标志着50~60年代香港制造业的时代精神,诉说着一个小而迷人的故事, 这也算是香港人奋斗和自力更生的历史记录。而这个系列,2014年便开始创作了。

〈Chrono Cross IV〉 阮家仪 塑料玩具,有机玻璃,树脂,LED灯 ,马达 50 x 33 D. 厘米 2019年

2019年12月初,阮家仪最终确定了她首个个展的题目——时光机荡失路,除了展览名,这也是一件会发声和喷烟的作品,构思是由去年香港Art Central艺博会完结后开始萌芽,“本来是希望在今年的艺博会展出,最后成为我个展门口第一件映入眼帘的作品,由时光机带领观众进入平行时空——一个奇幻的香港。”“荡失路”,是粤语口语中“迷路”的意思,阮家仪觉得这样的表达感觉亲切,同时亦代表了她本土文化的身份。

《时光机荡失路》 阮家仪 塑料玩具,有机玻璃,树脂,LED灯 ,马达 45 x 45 x 73厘米 2019年

“香港作为我的家,在搜集塑料玩具以及制作过程中让我感受到这里的人情味仍然存在。深水埗变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去找灯、电线和各种工具,买塑料板,我渐渐发现,那些表面冷漠的人其实都很愿意教我,由驳电、用灯、买塑料板到打磨,一样一样的学习。而我也把这种温暖透过双手,利用本身较为冷漠的当代艺术语言表达出来。”所以,对阮家仪而言,这不仅仅是展览,不仅仅是艺术;这个筹备的过程,是回归的过程,也是重新温暖的开始。

从视觉上的表达以至物料的选用,阮家仪的雕塑均蕴含着深层次的象征意义和文化意味。从选材方面,各种各样的老式塑料玩具和物件,如塑料直尺、模版、发卷筒、玩具士兵、橡皮鸭、扭蛋玩具、儿童茶具和塑料花珠等。每件物件和灯的摆放位置均经过艺术家的精心布局,每件雕塑都各自熠熠生辉,投射出色彩斑斓、如同剪影般的香港故事。

作品局部

阮家仪雕塑的诞生源于她对香港历史进行的研究:“我选择塑料玩具和制成物品作为媒介,因为这种材料拥有象征着本地劳工的艰辛、汗水和努力奋斗精神的意义,塑料制品是香港制造业繁荣的标志性代表,缔造了香港发展阶段的现代化和国际化。”

阮家仪坚信,艺术语言是一种个人风格,以及能否与观众交流传达讯息的语言。“我以现成物及光影作为我的语言,在香港,大部份观众都对这个呈现手法感到比较新鲜,而且这个手法很吸引眼球, 在大型博览会都会成为‘打卡’热点。在展览过程中,会听到很多不同观众年轻时的故事,最深刻的是一位英国人,他跟我说自己小时候在英国也是玩‘Made in Hong Kong 香港制做’ 的玩具,现在他长大身在香港,看着我这份作品讲述‘Made in Hong Kong香港制做’,非常有共鸣。”

作为香港本土的年轻艺术家,阮家仪觉得这是幸运的。因为这座国际化的城市蕴含着取之不尽的创作题材,以及对艺术家来说丰富的展示机会。“香港艺术家关于城市化题材的作品比较多,而且很擅长概念艺术,艺术创作都会以‘概念’先行,之后才是技巧。另外年轻一代都会以‘跨媒介’创作,亦很擅长使用科技与艺术。故此每一个展览,无论是油画、雕塑、装置,都会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因为香港众多的画廊、艺术机构以及享誉世界的艺博会,所以香港艺术家比其他城市艺术家拥有更多展出机会,“艺术家之间的竞争性比较少,跨媒介新媒介的使用很多样,这可能也也是竞争相对少的一个原因。香港几乎每1~ 2 个星期也会有展览开幕,可以接触到艺术的机会非常多,无论是灵感还是机会也很多。”

阮家仪和她的作品

而此次在李安姿当代空间的个展,是阮家仪艺术创作的其中一个阶段,她觉得自己仍然处于一个尝试不同机械活动组件以及光影程式的阶段,“以后的创作题材也会与人和社区有关,媒材会随着概念发展选取。今年三月会在澳洲珀斯有另一个群展,未来也希望是随着光影和机械这方面继续研究和发展。”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