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梓杰:疫情之下 有想象力的“寒冬”并不难熬

2020-02-21 18:14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疫情之下对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艺术行业的各方面压力俱增,加剧了画廊的风险。雅昌艺术网希望通过一系列选题为行业发声,通过雅昌的媒体平台向社会反应出画廊行业现在运营状况和境遇。以便让各界关注艺术行业发展和支持关注画廊发展的人士能够了解真实的情况,携手并进,共渡时艰!同时,从各画廊机构的运营者不同的经验和视角,来审视当下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以及探讨各自如何看待目前哪些工作是紧要开展的?往年和今年比较展览项目的推广和作品收藏等等有哪些问题和变化?对于艺术品市场的走向有哪些预判?雅昌艺术网与多家画廊负责人展开对话。

桃花源艺术中心负责人 孙梓杰

雅昌艺术网对话孙梓杰

对话人物:桃花源艺术中心负责人 孙梓杰

编者:雅昌艺术网 裴刚

收入预计同比减少50%

雅昌艺术网:今年疫情影响下的第一季度经营情况来看,往年和今年比较与艺术家展览,艺术项目的推广,藏家的沟通情况等有哪些面临问题和变化?

孙梓杰:往年,我们第一季度经营情况都不理想。本计划2020第一季度在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下辖社区展开展览、艺术项目的洽谈、知名品牌的艺术联名、跨界合作、公共艺术活动等一系列计划。但是,这次疫情导致了推迟,我们的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桃花源艺术中心所在艺术区外景

雅昌艺术网:从往年的运营情况看,一年中销售最重要的月份在什么时候,大概销售多少件作品,销售额的区间是多少?

孙梓杰:销售集中在第二、第三季度,数量几十件上下吧。销售额每年不同,能够勉强维持正常的运营。

雅昌艺术网:尤其是疫情之下,对于包括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取消,以及展览计划取消等情况下,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孙梓杰:艺术博览会是我们销售收入的主要来源,但随着国内上半年的艺术博览会相继取消,收入预计同比减少50%。当然了,我们不会为了减少损失在疫情没控制住前就开工,该担的损失我们自己承担。疫情当前,短期上的经营困难是共克时艰的付出。不过,疫情的效应绝不仅仅是短期的,它可能深刻改变艺术行业的格局。实际上,画廊的经营困难不是最近才发生的,在过去的一年中,此话题已然成为行业内大家见面的必聊。疫情的发生是一次断裂,它所提供的是行业内叫苦不迭的共同背景。抛除经营、背景的因素,大家面临的是同一种境遇。

2019 Art Chengdu 展位

布局线上平台推广和销售

雅昌艺术网:目前哪些工作是紧要开展的?是否有一些应对的工作已经开始?包括线上销售的可能性?

孙梓杰:正在深圳海岸城的《不只有梗》大展根据疫情延期,春节疫情发生之前,桃花源已早先布局了线上平台推广和销售的工作。另外,也在寻找新的市场及运营方式,尝试把传统的线下展览转变为线上展览。

雅昌艺术网:怎么看最近北京画廊协会在北京市《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出台后,呼吁房东减免画廊房租?

孙梓杰:我们桃花源即不属于画廊协会成员单位,画廊空间也不在798艺术园区,我们空间所在的朝阳金盏乡的花场艺术区属于私有物业,所以,减免房租我们不敢奢望,可能性很小。总之,艺术机构现在首要任务是活到市场恢复的那一天,要活得久无非是开源节流,解决作品销售的现金流问题,至于租金减免、政策扶持,跟我们机构都没太大关系,开源自救是我们当下的唯一途径。我们会做最好的努力。

疫情,节点一般的存在。我看到从业者们以及和我一样的“小微”画廊主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有困难,就会产生矛盾,有损失就一定要找到“接盘侠”。“艺术”已经接了盘,现在我们可能想把“锅”转嫁出去。我认为这不现实,也不道德。不现实是因为,政策的倾斜度是有限的,文化艺术业虽亦创下不错的产出,但它毕竟是个各自为政、分封建国的事。整体而言,艺术能够获得政策优惠的可能性有,但博弈的过程太长,落实也极为复杂繁琐,在此过程中也许我们耗都耗死了。而不道德,则是一种可能性,就是艺术家背锅、藏家背锅或工作人员背锅的可能性。除非是你真的不打算在行业里做了,这种转嫁矛盾的想法我们可不敢有。

桃花源艺术中心展厅

唯有联合、唯有勾连、“共谋”

雅昌艺术网:怎么看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影响?

孙梓杰:灾难面前,人人平等。艺术行业高度依赖线下展示和交流,是一个社交型的产业。眼下,不但艺术创作者会有无力感,绝大多数机构运营助理人都会有无力感和焦虑,这是作为艺术经营者的普遍焦虑。

我及团队一直有设想一种新的可能性,就是“互救”。暂时放下所谓一些分歧,小机构之间、小机构及大机构之间实现优势互补,大家抱团取暖岂不美哉?大家可能笑话我这个想法过于理想化,但疫情当下、艺术颓势全面凸显,唯有联合、唯有勾连、“共谋”,下一步的艺术才有可能。并非大家都要走我们的转型之路,而是说你也可以一直坚持你自己的,我也会一直坚持我的,但我们的路径上是否会有交叉的可能,这种可能是不是可以把我们从一种消极性的泥沼中拉出来,让我们重新走上积极的正轨。桃花源在这里抛出一个橄榄枝,此橄榄枝虽无百分百成功的胜算,但它必将成为破局的第一步。我们不去改变无法改变的,但此刻需要改变的就必然要被我们变革。

有想象力的“寒冬”并不难熬

雅昌艺术网:从2003年“非典”后的市场情况看,出现了市场的“井喷”。那么,在目前的经济背景下,对未来疫情过后的市场有怎样的预期?

孙梓杰:我们没有经历过非典后的井喷行情。但我们认为这次即使疫情过去,井喷行情不可能发生。我作为桃花源艺术中心的创始人,也是一位创业者。说句实在话,这个“寒冬”并不好过,而且对于我个人及团队而言,这个寒冬其实时间蛮长的,远远早于疫情。我看到国际性的画廊,他们其实是有能力、资本去规避现在的这种风险的。但我们毕竟是个“小微”机构,各方面的抗险能力是有限的。“不开张”时候的那种焦虑、急切实际上始终是我自创业以来需要面对的。实话说,今天的“共同焦虑”对于我而言其实已经是个长期的状态了。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们还必须得求生,那就要硬开出一条新路。实际上,2019年,桃花源已经开始“抗灾”演练了。比如:我们积极推动艺术家跨界合作,将签约、合作艺术家打造成顶级流量;我们走向公众,艺术家、策展人包括我都走进了社区社群,把艺术带给更为广泛的对象。

关于我们曾经的实践,这里不再赘述。我想说明的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大环境确实是困难的,但我们试图用“转型”来抵消困难带来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我们转换着画廊的固定形态。说得风趣一些,我们变为了一家“皮包”画廊,除了安全优质的仓储空间,我们将实体空间压缩至最低。减负后,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推广艺术家身上,将艺术家带着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深入到社会的各行各业。疫情之前,我们其实已经得到了极为良好的反馈。

这两天,我看到很多人谈到拒绝“虚伪”,但艺术不是本就应该真诚吗?桃花源艺术中心一直艰难前行,凭借的就是真诚。艺术不会缺席任何一个时代的,除非你参与了“虚伪”或者甘当“幻象”的组成部分了。我想,时下最艰巨的任务还是控制疫情,而宅在家中的同僚们是否可以多设想出几种不同的经营模式、实践路径呢?待到新的春天,我们可以共同一试。我想分享一下,我的个人经验是:有想象力的“寒冬”并不难熬。

结语

桃花源艺术中心作为去年六月份刚开馆的初创艺术机构,面对疫情以来的市场环境,作为“小微”画廊主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也在积极的拓展经营模式,并实践新的路径。正如孙梓杰所说:“有想象力的“寒冬”并不难熬。”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