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名家金岩:用中国哲学指导中国画发展和创新

2020-02-11 12:06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导语:文化艺术名家金岩先生在《用中国哲学指导中国画的创新和发展》一文中,对中国哲学的理解与概括,以及用中国哲学指导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的论述,精辟、全面,高屋建瓴。并指出"发现绘画“的诞生,是中国哲学指导中国画创新和发展的典型结果。金岩先生这篇文章,对中国画的发展和创新颇具启迪与引领意义,值得一读。

在比较中西绘画时,有一种说法:“西洋画是科学,中国画是哲学”。世纪伟人、科学大家爱因斯坦认为:“哲学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

然而,到底什么是哲学,至今也没有统一而确切的定义,对什么是中国哲学也更是众说纷纭了。从百度百科上搜索,可见关于中国哲学的解释大多是:中国哲学分为古代哲学和现代哲学两部分。古代哲学主要是指春秋百家争鸣、汉唐儒道三玄、宋代儒学,以及中西融合四个阶段。现代哲学主要是对中国古代哲学和西方哲学的研究。可见,到目前我们对中国哲学只有一个对历史过程的描述和罗列,对中国哲学到底是什么还没有提炼、归纳和概括。

金岩作《花开盛世》 69cm×34cm 2018年

我以为哲学就是人们认识问题和寻找规律的思维方法,它是人们认识世界的思想观念,即人们通常所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据此,我认为中国哲学可以总结为:“变”、“和”、“破”三个字。

第一是变。现在举世公认最大的不变就是变,或者叫变是永恒的。应该说中国人是最早认识变化,并使之形成理论和应用的民族。早在农耕时代通过观察太阳的运动,认知一年当中时令、气候、物候等方面的变化规律,中国人最早发现了季节与农业的关系,订立了二十四节气,用来指导农业生产。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联合国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医也同样是中国人对身体内部,与外部环境之间变化和相互影响的科学认知。它不仅揭示了每天24小时各个时段人体内部器官的运动规律,而且也揭示了外部气候变化,以及各种食物对人体的影响。更为可贵的是中国人还发明了中医、中药、针灸等用来调节、防病和治病的方法,这些都是中国人认知和应用变化的典范。

再说《易经》、《推背图》、《太极图》等,则更是中国人应用各种变化和组合,对人、社会及各类事物产生影响的预测和应对措施的研究,是认知变化的大全。

因此,中华民族是最懂得变、发现变、研究变、应用变以及解决变的民族。了解变、知道变,认为变则通是中国哲学思想的基石。

第二是和。中国人讲究中庸、相安、协调、和睦、和谐等,就是为了要适应变化、跟上变化,从而实现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人们只有顺应变化才能和谐和生存:一是我们要知道人不是地球的主宰,人只是地球的一部分,人只能顺应自然和利用自然才能更好地生存;二是我们要懂得人类社会中的各种关系和秩序要和谐,社会才能稳定和不发生矛盾、冲突、甚至是动乱;三是我们要明白个人在社会中的一切言行也要多为他人着想,讲究互惠互利,才能和谐共赢;四是我们要了解一切自然的变化和生命的进化,都是适应变化的结果。所以无论是自然之美、生命之美,其实最终都是和谐之美和生存之美。和谐是过程、是阶段、是结果,是对变的顺应、认可、适应和应用。变的目的是为了和,而和又是为了生。

第三是破。通俗地讲破就是破坏和死亡。世界上的事物都既相互关联又相互依赖,在自然界中各种生命都彼此互为食物,都是吃与被吃的关系。你的死,就是他的生;他的死,也是你的生,哪种生命想永远不死都违反规律,是不可能的。

中国人最懂得破的道理,艺术上的剪纸和篆刻都是先破后立,以破和以死求生的。生活中的诸如酒、醋、臭豆腐等各种发酵食品,也都是从破和死中求生、求新和发现美好的。包括面对生与死,中国人都认为生就是死,死就是生;大就是小,小就是大;有就是无,无就是有……这些都是中国人的大智慧。

金岩作《形形色色熙熙攘攘别乱了自己》 69cm×34cm 2017年

综上所述,我以为变化是根本,和谐是结果,破坏和死亡是新生。变、和、破就像生命或四季轮回一样,从生到死,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这就是中国哲学最主要和最根本的要意。

说完了中国哲学,再谈中国绘画。众所周知,中国人讲雅、重修身,迷恋天人合一。国画与西画的最大区别就是不求写实,追求写意和诗意,讲究拟人和抒情,崇尚“妙在似与不似”,是独立于西方画派之外的一个古老和特有的画种,不仅历史悠久、理论丰富、体系完备、名家辈出,而且对画家个人全面的修养和修为都要求极高,认为画是文之极也。因此对国画是否要创新和笔墨是否应随时代,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反对创新的观点:

其一,当代人的思想方法及认识问题的深度都未超越古代圣贤,只是认识古人所说之万一而已,因此笔墨当随时代是个误区。

其二,道学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支柱,它是一个完善的整体,天地人无所不容,古今无所不纳,它是超越时空的,涵盖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不存在再走出去的问题,因此中国画也无需创新。

其三,中国的人文精神是以博大自尊为底蕴的中和境界,大中至和,至高无上,就此意义而论,只能争取在继承的深度和广度上再诚恳一些罢了。

变是永恒的,反对创新肯定是错误的,否则既有违中国的哲学精神,而且也如黄宾虹先生所言:“未讲创造,则新境界从何而来?”在艺术上要甘愿当一个孤独者,无需与众人同行,因为在那条路上,有你跟没你都一样,艺术是需要特立独行的。

金岩作《善意无敌》 69cm×34cm 2019年

那么我认为中国画就应该以中国哲学为依轨,从变、和、破三个方面进行创新:

以神工胜天工。人工的最高境界是巧夺天工,自然的东西叫鬼斧神工,就艺术而言,无意才能自然,自然才是最好的。中国人说无意佳乃佳,所谓神工胜天工就是要变有意为无意,求得自然,求得最佳。

以写神胜写意。自古以来,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画的核心是写意,所谓写意,就是要画心中的情感和感悟。就个人而言,自然和自由才是最好的感受,写意的真谛应该是自然和自由才对。古人云:“以形写神,以神写意”。可见,神采为上,神高于意,神才是关键,神就是自然和自由。所以,突出写神,是对中国画的回归本源、重新定义,更是新的提高。

以神造胜人造。所谓神造,就是不用意在笔先和人为构思,靠乱画以乱取胜,用乱中出奇,乱中出妙,乱中出巧,乱中出绝,去追求可遇不可求,从而达到艺可通神的境界。这样的东西,不仅件件是孤品,而且还是不可复制和无法模仿的,是出神入化。

说了很多神,其实并不神秘,就是要尊崇自然和自由而已,理念简单朴实,但却直指艺术的本质和灵魂:就是要用眼睛去发现美,而不是人为地去创造美。本人1960年12月生于内蒙古包头市。从2017年5月3日开始,自学并用乱涂戏抹的方法创建了发现画派。

罗丹说:“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中国古人说:“无意佳乃佳”。就艺术而言,无意才能自然,自然者最佳。发现绘画就是不知道画什么、也不去想要画什么,用纸、布或其他材料蘸上色或墨,在纸上胡乱摔打、胡乱涂抹、胡乱点染,然后再把纸挂起来,上下、左右的看,有什么、像什么,就是什么,从中发现绘画,而不是事先要有意的去画什么。

严格的说,这种方法不是画画,而是在无意制造的块面,或线条和色彩中,用眼睛去发现美、发现绘画。这种绘画有的不用人工加一笔全部出于自然,有的只需人工加几个点睛之笔,靠天然取胜。这种随意、自由玩出来的东西,才是最自然和最好的。

艺术大家毕加索说:“我从不创造,我只是发现”。奥地利作曲家莫扎特也说:“我不是作曲,只是把原本就存在脑子里的音符写在纸上而已。”可见,无论干什么,发现的眼睛和发现的思维都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发现,因为自然存在的才是最好的!就像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发现绘画这种方法,不仅是完全尊崇了自然的法则,而且与大师们的观点也不谋而合,成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发现画派是真正践行了中国古人“无意佳乃佳”的至理名言。不仅没有年龄限制,易于学习,而且还能完全避免师徒相传、近亲繁殖、一代不如一代现象的发生。绘画作品极具当代性,现代感;中西融合,豪放大气;意象万千,神采飞扬;色彩浓烈,构造独特;无拘无束,题材广泛;个性鲜明,别具一格。坚信“无意佳乃佳”极具生命力,是世界级的审美品质,认定无意亦无价;坚信艺术的唯一出路就是追求唯一,认定唯一最珍贵;坚信潘天寿“不同才是艺术”的观点,是对艺术的最简单概括,认定创新最重要。发现画派的理论简单明了,道理精准深厚,与中外对艺术的经典论述完全一致,是笔墨当随时代的成功实践者,靠自然和发现走出了一片新天地。

金岩作《我要回家》 69cm×34cm 2019年

别再说临摹了,那样只能把自己框死,一辈子难以自拔。传统经典那都是别人的老婆,你看看就行了,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别忘了今天的传统,就是昨天的创新。人们喜欢没见过的东西;别再说你是传统正脉了,这是拉大旗做虎皮,是近亲繁殖里最没出息的话!别再说写生了,那是解决不了创作问题的,别为自己游山玩水找理由了。梵高被人认为是精神病,被关在精神病院的一个小屋子里,屋里只有一扇小窗户能往外看。但就是这扇小窗户里的景色,使梵高成了世界级的绘画大师。

可见看得多和画得好也没什么关系。画得好坏只与作者本人的理解和认识,以及执着,甚至是固执和偏执有关。梵高是被人害的太苦了:只要他一出精神病院,就会被别人抓回去,他的苦闷和无助,使他对周围的景色有了异于常人的看法和感悟,正是这种痛苦、无奈和非常的感悟成就了伟大的梵高!不要羡慕他的成功,去羡慕他的痛苦和被人折磨吧。正是他苦难的感受,使他的画作独树一帜,气质非凡,真是苦难成就了伟大。

绘画不易,写神更是千古不易,出路在于思想要无时不易,这才是中国画发展的正途。得未曾有者,可谓大家也!历代大家无不如此,让我们一起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吧!拿出使命和担当,莫负人民、时代和自己的年华(本文作者:金岩)!

金岩"发现绘画“作品欣赏

金岩作《思想不变成不了人》69cm×34cm 2017年

金岩作《欢歌起舞》69cm×34cm 2017年

金岩作《壮志凌云》69cm×34cm 2017年

金岩作《文化自信》69cm×34cm 2017年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