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杏林镇:记忆中的那盏“莲花灯”

2020-02-02 12:05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 心中的那盏"莲花灯"

  • 作者 梅落雪

  •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宋.欧阳修《生查子·元夕》

  • 又将元宵佳节,不由的让我想起了这首《生查子·元夕》。词于今昔对比间,包含了物是人非,怀昔伤今之感。年节依旧,情怀却已非昨,世间人莫不如此。

  • 犹记得小时候在华县老家,过了正月初五,就盼着正月十五元宵节,因为就可以打灯笼了。那时候我打的最多的一种灯笼叫做"莲花灯",用竹条编成灯笼的框架,用彩色的纸装点,绿色的纸做叶,桃色的纸做花,样子像个花篮,只是底部是空的,架一根长竹条,竹条上面钻一孔,用来插蜡烛。灯笼的蜡烛有很长的竹签做成的把,把烛把插进孔里,烛把底下再插上段胡萝卜坠住蜡烛。

  •  

  •  

  • 1988年下庙街给外孙玩灯 送谷卷 张韬摄

  • 还有一种灯叫"罐罐灯",形状像是一个罐子,罐子的底部是圆形的硬木板,罐身是褶皱的,可以压缩。装蜡烛时须将罐身压扁,将燃着的蜡烛用几滴烛泪固定,再把罐身拉长还原。

  • 还有一种叫"火蛋灯",是用细竹丝编成的,裹以红纸,小巧而精致。这种灯笼是三岁以下小孩打的。点亮后红通通的,就像是个小火蛋。

  • 灯笼一般都是由舅家或者干爸家送,送灯笼时还要配上"刀"。所谓"刀",就是一个漆成红色的长木棍,顶端是银色的木质刀刃。灯笼挂在刀头上,小孩子挑着打灯笼。送灯笼时还要送一捆长麻花,有的还会给再买上气球、手枪等玩具。送灯笼送到十二岁,十二岁过个"圆灯"仪式,就不必再送了。

  •  

  •  

  • "火蛋灯"与"刀"自网络

  • 一般来说正月初六至初十送灯笼,初十晚上就可以打灯笼了。当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门口都亮起了红纱灯或者宫灯,巷子里一片红光,喜气一直能照到人心里。小孩子们都打着自己的灯笼,满巷子嬉戏打闹。有的不小心摔倒了,或者灯笼没打稳,灯笼燃着了,便伤心地哭起来,而其他小伙伴们就围着他或者她,跳着笑着:"忽噜了忽噜了!"。"忽噜"是家乡方言,燃着的意思。我就有这样的经历呢,蜡烛底下的萝卜掉了,蜡烛一歪,灯笼着了,别提当时我有多么难过沮丧呢!

  • 从初十到十五,村子里挂的灯,打的灯,到处是一片星星点点,一片红红通通,一派喜气洋洋。

  • 正月十六,按照风俗小孩的灯笼全部都要燃着的,元宵节结束了,我们小孩子却总是会意犹未尽。

  • 嫁到外乡,有了女儿后,女儿的舅舅和干爸妈给送的都会是时新的塑料玩具灯。装了电池,打开开关,灯笼会发出明亮的光,还有音乐,有的还会走动。造型也是各种各样,有当年的生肖,有芭比娃娃,有动漫人物 很漂亮的!可我看到这些灯笼,总是少了份亲切感,总是怀念小时候的纸灯笼,为此,我还专门给女儿买过纸做的西瓜灯。我兴致勃勃地为女儿点着了灯笼,让她拿着,只能拿着,我住的城里没有家乡的"刀"。可女儿对这种灯笼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只能我拿着带她出去玩。元宵节大街上倒是很热闹,人们玩烟花,猜灯谜,川流不息,摩肩接踵,可我的心却总是怀念村里的巷子家家大红灯笼高高挂,孩子们打着灯笼满巷子跑的情景。

  • 前年回到华县,和姐姐逛县城的灯市,竟然看到了好多年都没见到的"火蛋灯"、"莲花灯"。"火蛋灯"几乎和小时候的一模一样。还有家乡特有的打灯笼用的"刀",送灯笼时用的长麻花,这一切都让我倍感亲切。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看到了那个打着灯笼满巷子乱跑的小姑娘,听到了伙伴们的嬉戏叫闹:"娟娃灯笼忽噜了!娟娃灯笼忽噜了!"

  • 时光如火石电闪,一恍经年,昔日的垂髫小儿已是银丝染鬓,可我依然喜欢玩纸灯笼,喜欢玩小时候玩过的刺花和摔炮,喜欢玩闹,喜欢伤心了就哭,开心了就笑。甚觉伤感的是,童心未泯,元夜年年,月圆依旧,灯却已不是儿时的灯,人也早已不是儿时的人。

  • 但是,小时候打的"莲花灯"的烛光将永远亮在我的记忆里,永远不会熄灭,从而照亮我永远不老的童心。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