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宋填词112 康与之用蒜酪体填词 语言之雅俗从此处可辨

2019-12-24 20:18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前言

 

南宋时,政坛上的两种力量是主战派与主和派。经过几次交锋以后,以秦桧为主的主和派渐渐的占据了上风。于是主战派志士纷纷被贬,其中就有不少前面文章介绍过的词人,如李纲、赵鼎、胡铨、李光、张元干等人。

当然也有人依附于秦桧,例如著名的词人周紫芝。今天说的这个人也是秦桧门下客:康与之。

一、康与之和朱敦儒同在秦桧门下

康与之,字伯可,号顺庵,他是洛阳人,居于滑州(今河南滑县)。我们知道他生活在南北宋之间,但是其详细的生卒年没有记录。

在建炎初年(1127年),赵构在扬州时,康与之献上过《中兴十策》。宋朝的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评价:

余观其策,正大的确,虽李伯纪、赵元镇亦何以远过!

这十策的确都是“伟光正”之言,即使是李纲、赵鼎之言也不过如此。当时掌权的黄潜善、汪伯彦并没有给康与之出头的机会,不过康与之却借此因此而名声大显。

秦桧当权以后,康与之竭力巴结,竟然成为了秦桧门下的红人之一。据宋朝赵彦卫的《云麓漫钞》记载:

秦太师十客:施全刺客,郭知运逐客,吴益娇客,朱希真上客,曹泳食客,曹冠门客,康伯可狎客,又有庄客,以及词客,汤鹏举恶客。《云麓漫钞》

这十个人中,有一位更是大名远播:朱希真。朱希真即“我是清都山水郎”的朱敦儒,据说朱敦儒因为儿子在秦桧之子手下做事,秦桧父子颇喜欢朝暮词人,因此把朱敦儒请了出来,此老因此晚节未保 。

前面的文章介绍周紫芝的时候,曾经介绍他有60多首祝贺秦桧父子生日的诗,康与之自然也少不了这类阿谀奉承的作品,如这阙给秦桧祝寿的《喜迁莺》词:

腊残春早。正帘幕护寒,楼台清晓。宝运当千,佳辰余五,嵩岳诞生元老。帝遣阜安宗社,人仰雍容廊庙。尽总道,是文章孔孟,勋庸周召。师表。方眷遇,鱼水君臣,须信从来少。玉带金鱼,朱颜绿鬓,占断世间荣耀。篆刻鼎彝将遍,整顿乾坤都了。愿岁岁,见柳稍青浅,梅英红小。”

《云麓漫钞》介绍到康与之的时候,这样评价:

康伯可,捷于歌诗及应用文,为教坊应制,秦每宴集,必使为乐语词曲。《云麓漫钞》

既然和朱敦儒同在一个屋檐下,竟然特别介绍康与之“捷于歌诗”,可见康与之的词不同凡响。

二、应制填词与蒜酪体

宋朝的花庵词客黄升说康与之当年颇为风光:

渡江初有声乐府,受知秦申王,待诏金门。凡粉饰治具,及慈宁归养,两宫欢集,必假其应制。

南宋有声乐府,康与之受到秦桧的赏识,有机会在宫廷宴乐中应制填词。据说他曾经在上元节进《瑞鹤仙》云:

"瑞烟浮禁苑。正绛阙春回,新正方半。冰轮桂华满。溢花衢歌市,芙蓉开遍。龙楼两观,见银烛星球光烂。卷珠帘,尽日笙歌,盛集宝钗金钏。 堪羡。绮罗丛里,兰麝香中,正宜游玩。风柔夜暖花影乱,笑声喧。闹蛾儿满路,成团打块,簇者冠儿斗转。喜皇都、旧日风光,太平再见。"

宋高宗大喜,称非常欣赏"风柔夜暖"以下数语,大加赏赐。

某重阳日,康与之伯可在翰苑时,恰逢下雨,于是奉敕撰词,口占《望江南》一阕:

重阳日,阴雨四郊垂。戏马台前泥拍肚,龙山会上水平脐。直浸到东篱。
茱萸胖,菊蕊湿滋滋。落帽孟嘉寻箬笠,休官陶令觅蓑衣。两个一身泥。

这首词被称为"蒜酪体",据说赵构看了以后开怀大笑。"蒜酪体",这种说法很有意思,让我一下子想起来周立波与郭德纲的咖啡大蒜之说。蒜、酪是北方少数民族经常食用之物。这种诗体或词体有鄙视粗俗之意,多用俚俗之语写成,有点像打油诗,如:两个一身泥。

关于这首词,周必大《二老堂诗话》记载 :

与之自语人云,末句或传‘两个一身泥’,非也 。

周必大认为,有人说结尾是‘两个一身泥’,这种传言不对。为什么不对呢?估计周必大认为康与之不会写这么俗的语言吧。

所以,我们今天还能看到这个版本,《望江南 重九遇雨》:

重阳日,四面雨垂垂。戏马台前泥拍肚,龙山路上水平脐。淹浸倒东篱。
茱萸胖,黄菊湿齑齑。落帽孟嘉寻箬笠,漉巾陶令买蓑衣。都道不如归。

这首词有几处不同,但是相比而言,就文雅得多了。词人用词之雅俗,从此处可见。

三、词人之词

其实关于康与之的词,不仅有上面粉饰太平的应制词。他的其他词作水准极高。清朝王士祯在《倚声集》序中说:

有诗人之词,唐、蜀、五代诸人是也。有文人之词,晏、欧、秦、李诸君子是也。有词人之词,柳永、周美成、康与之之属是也。有英雄之词,苏、陆、辛、刘是也。

王士祯把康与之和柳永、周邦彦并称,认为他们的词是“词人之词”。

明朝的王世贞则评价康与之的词与李清照词同妙:

康伯可"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与李清照"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同妙。

这首和李清照媲美的词是一首《江城梅花引》:

娟娟霜月冷侵门。怕黄昏,又黄昏。手捻一枝、独自对芳樽。酒又不禁花又恼,漏声远,一更更、总断魂。断魂断魂不堪闻。被半温,香半薰。睡也睡也,睡不稳。谁与温存?惟有床前银烛照啼痕。一夜为花憔悴损,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

与康与之同时代的王銍(字性之)把他与晏几道相比:

伯可乐章,非近世所可及,今有晏叔原,亦有不得独擅云。

王銍说的这首词是康与之的《诉衷情·长安怀古》 :

阿房废址汉荒丘。狐兔又群游。豪华尽成春梦,留下古今愁。 君莫上,古原头。泪难收,夕阳西下,塞雁南来,渭水东流。"

阿房已废,汉丘早荒,尽狐兔群游之地。怀古豪华一梦,抚今偏安一隅。眼前鸿雁南飞,渭水东流,诗人触景生情,涕泪长流。康与之的这首词哀婉韵长,因此被认为不让晏几道 。其实康与之这种南渡词人背后的悲愤,哪里是晏几道能体会得到呢?

康伯可与苏养直有雪夜溪堂之约,当日写了一首《采桑子》催促:

冯夷剪破澄溪练,飞下同云。着地无痕。柳絮梅花处处春。
山阴此夜明如昼,月满前村。莫掩溪门。恐有扁舟乘兴人。

冯夷,传说中的水神。谢朓有诗:澄江静如练,这里用“剪破”二字化溪为雪。柳絮梅花都是比喻飞舞的雪花。恐有扁舟乘兴人,用雪夜访戴的典故。

康伯可有一首《长相思》写西湖:

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光烟霭中,春来愁杀侬。郎意浓,妾意浓,油壁车轻郎马骢,相逢九里松。”

这首词用女性的口吻写出,男人用女人角度填词是词人常见的手法。油壁车轻郎马骢,相逢九里松,出自古乐府《苏小小歌》: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结束语

康与之依附于秦桧,同样声名扫地。在秦桧病亡以后,胡铨、李光等人纷纷得到赦免回归,而康与之则开始重走胡铨他们曾经的苦难,除名编管钦州、移雷州、寻移送新州...

康与之具体哪一年去世的,没有明确的记录。不过,有生之年,康与之终于从岭南回到了临安,这首《丑奴儿令 》记录了自己的心情。

红楼紫陌青春路,柳色皇州。月淡烟柔。袅袅亭亭不自由。
旧时扶上雕鞍处,此地重游。总是新愁。柳自轻盈水自流。

结束时,依照惯例填词一首为今天的作业。《采桑子》:

歌台舞榭春无限,灯火杭州,彩袖轻柔,山外青山楼外楼。
香车油壁风中柳,携手曾游,梦醒离愁,坐看杨花逐水流。

@老街味道

观宋填词110 鲁逸仲竟然是孔子47代孙 填词不亚于秦少游

观宋填词111 名利场中空扰扰 高登是南北宋的学生运动代表

观宋填词109 岳飞的痛苦反映在这3首词中,可以看出赋比兴的区别

[责任编辑:鲍聪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