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神光吸收了赵无极绘画的精髓,充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

2019-11-26 18:15     新华文化网/www.cqnewsw.cn

在时下的画坛,朱神光先生的画风也许并不为时人所推重,但朱神光先生并未将此得失放在心上,他说如果你看透了世界的本原,便会用很平淡的心看待这一切,也就不会计较这些,喜怒哀乐皆是自然状态下的喜怒哀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位孤独的行者,虽然偶有困窘,却仍坚持着自己的理念,不为经济而作画。他少有参加画展,也不宣传自己,只是专注于把内心的东西表诸于画上。他说自己的使命便是画画,生出来便是为了画画,也许多少有些对不住父母,但直到他画不动了为止,他都不想为了卖画而画画,作画于他而言是神圣的,思虑太多便失了本心,画不出画了。

永觉法师

号“无觉子”,曾用名“朱神光”,原名“朱晴雨”。觉性艺术家,中国国内最优秀的油画家之一。其画作中总是充满着一种来自大千世界的美,让人感受到画中蕴含的艺术大家风范。

永觉法师主要展览

及履历

* 1992年 作品被英国编入当代美术编年史

* 1993年 在美国加尼福尼亚举办个人画展:The Orange County Museum of Art"Waterside City"-- 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1994年 在中国苏州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彝族归来"--朱神光人物作品展"

* 1995年 在中国上海展览中心举办个人画展:"水韵江南"--朱神光水乡作品展"

* 1996年 在美国休斯顿举办个人画展:Houston Museum of Fine Arts n Museum"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1997年 在中国北京展览馆举办个人画展:"彝族归来"--朱神光人物作品展"

* 1998年 在新加坡狮城举办个人画展:Crown Plaza Hotel Changi Airport。"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00年 参展韩国成立五十五周年世界和平美术大展

* 2001年 在美国纽约举办个人画展;Museum of Modern Art\`22Q"27ll0,fZLS"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01年 参展联合国成立五十五周年在纽约总部举办国际世界和平美术大展

* 2001年 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作品被美国石油公司大量收藏

* 2002年 在深圳举办中国当代前卫画家四人联展

* 2002年 在法国里昂举办个人画展:Musedes Beaux Arts"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02年 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作品被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收藏

* 2003年 参加成都艺术博览会

* 2004年 在德国汉堡举办个人画展:Museum Fur Kunst Und Gewerbe"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04年 在深圳举办画展

* 2006年 在京东国际艺术区举办画展

* 2006年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个人画展 :Palais des Beaux-Arts"The Impression Of TaiLake"--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07年 在中国深圳美术馆举办画展 :"梧桐画梦"--邀请展

* 2008年 在中国北京虹湾艺术馆举办画展 "当代抽象艺术"--邀请展

* 2008年 在中国苏州圆通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行者"--朱神光抽象作品展

* 2009年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个人画展 :Las Vegas Guggenheim Museum"On My Way"-- Exhibition Of Zhu Shenguang

* 2010年5月22日 当代杰出画家朱神光先生的个人油画展--"凤凰涅磐"在林溪山庄隆重揭幕

* 2010年07月31日 在苏州中道艺术馆举办了"浪漫天涯-朱神光油画小展"

* 2010年10月3日 在苏州中道艺术馆举办了"七彩虹--朱神光油画个展"

* 2011年3月 参加在三亚碧海蓝天美术馆举办了《两样水天堂--三亚、苏州艺术交流展》

* 2011年9月 苏州中道艺术馆"百像生"朱神光油画展览开幕 * 2012年始,接触到南传上座部佛教,开启实修之路,行走于泰国、缅甸、斯里兰卡等国,证见身心实相,与天地万物相融,艺术创作也由此从外相至内相。

* 2014年 创立"自然艺术禅",提倡人与自然、艺术、禅修的链接。

* 现就读于中国佛学院

* 2018年温州市工人文化宫《道隐心行~无觉子禅意油画展》……

如今,永觉法师以"自然艺术禅"引导有缘人探索生命实相,让身心回归自然、宁静与喜悦。

画中的世界,尽显多样,当心灵与作品开始交流,变有了和真实世界不一样的感受,当这些感受都能够付诸于笔墨,心灵的对话变开始了。

亦静亦动,亦喜亦悲,有千种思绪交织,亦无可言喻落某一笔时是何种情绪。总之,花毕,变成韵了。尚不知观者何思绪。

热烈的底色,抽象的风格。这些层次清楚的画,可以用眼睛观察;

但若想要与画融为一体,却需要放下杂念与纷扰,让浩瀚的脑海重新恢复新生的模样。

如此这般,这些画作才会真正的活过来。观者不再需要费尽心力的去欣赏,只要闭上眼睛,便将有代表这些画的乐曲随着血液流入心中。

我从来不认为文笔好,多么值得一个作家去夸耀和骄傲。也从来不认为笔墨好是衡量一个画家的唯一标准和尺度。须知,文笔也好,笔墨也罢,只不过是写作、绘画的技法技巧、基本功而已。而技法技巧又仅仅是完成写作或绘画的方法和手段,并非最终目的,它们都是为表现思想与内容而服务的。

我经常打这样一个比喻,一块砖,不论多么精致,如果把它放在建筑用地,它可能有助于建成一栋大楼,但如果把它放在马路中间,它可能会引发一场事故。文笔、笔墨就像是这块砖,关键要看怎么用,用的是否恰到好处。

如果一个作家或画家,总是纠结于文笔、笔墨,总是在文笔、笔墨本身上侃侃而谈、津津乐道,却不在个人及作品整体的内涵上、思想性上下功夫,可以肯定地说,他一定不是一个高水平、高境界的人,也注定成不了真正的大家。

但现实中,却经常出现类似本末倒置的现象,炫耀文笔、玩弄笔墨的例子不胜枚举,甚至有些作家和画家,将文笔、笔墨当成是写作、绘画的全部和根本,过分堆砌辞藻、经营形式,而忽略了文章思想性、情感性方面的提取和表达;过分强调笔墨、追求技巧,而忽视了画作文化内涵与精神思想层面的提升和挖掘,只知道“怎么画”,却不知道究竟该“画什么”“为什么而画”“画的作用和意义体现在哪里”等问题。

就像战场上的士兵,不能只知道一味地开枪、拼杀,却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而战,为了什么而流血牺牲,战争的目的是什么,这是很悲哀的事情,也是对自我生命个体极不尊重的表现!何况文学艺术作品,更加需要注重创作者个体意志的表达。

所以,我们务必要清楚,一篇文章、一幅画作,最重要的是思想的呈现,作者的主张、观点、认识、情感等,这些才是其中最关键,也最核心的要素。言之无物的文章,即便里面的文字再如何得优美,辞藻再如何得华丽,修饰再如何得高明,也终究是华而不实、轻浮虚夸,甚至是无病呻吟的表现,绝对算不上是一篇真正优秀的文章。

而且我始终认为,过于形式、过分修辞其实是个十分危险的毛病,因为时间长了它会由外及里地影响、侵染到一个人的现实品行和德性,这个人会变得越来越不真诚,也越来越习惯于这份不真诚。文如其人,这句话没错的,什么样的文风一定会显露出什么样的作风。

绘画也是!如果创作脱离了画家思想的表达,脱离了画面实际需要和具体的表现对象,纯粹为了笔墨而笔墨,为了技巧而技巧,这样的作品已无太多价值可言,也已然失去了笔墨技巧所存在的根本目的和真正意义。

艺术家有三重境界:一是世间境界,二是疯癫境界,三是如如境界。”

世间境界的艺术家名利熏心、利令智昏、惟利是图,艺术在他们的眼里已经成为他们谋取名利的重要工具。

他们钻研艺术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那点在更高层次人眼里腐腥的名利,名利的诱惑成了他们一切艺术来源根本,同时也成为他们一切艺术的出发点与落脚点。在这种境界的艺术家不胜枚举。到处献媚权贵,结果马屁拍错了位置被马生生地踢伤了元气与志气。

疯癫境界的艺术家无廉无耻、无人无格、无品无价、无趣无味、无德无性、无形无骸,艺术在他们的眼里就是艺术,其他什么也不是。他们为艺术而艺术,惟艺术而生命,癫狂柳絮,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结果都误入了歧途,癜邪弥漫;因此,当艺术结束时甚至是艺术还未结束时,他们就与艺术一起甚至是在艺术之前就连同他们的生命一起结束了。他们完全活在非正常人的世界里。

这类艺术家比如:凡高等艺术家。疯癫得近乎残忍的凡高,正是因为他的疯癫而导致了他的人生的悲剧结局;但他的悲剧性的生涯,同时也造就了他那与众不同的传奇色彩。

他疯疯癫癫地、一直不停地在钻研解剖学、透视学,尤其是可怕的尸体解剖,使他如醉如迷;最后,直到他把自己的耳朵都割下来了,也未能真正找到艺术的症结与真谛究竟在哪里。

因此,他的人生结局,只能选择自杀这一唯一的路径结束自己的艺术与生命。其实,凡高一开始也曾经想向他的作品《向日葵》一样充满热爱地活着,但是他疯了,疯是他身不由己的。

如如境界的艺术家心静如水、如如不动、超凡脱俗,依世特立,艺术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

艺术犹如涅槃,在他们那里生又非生,死又非死,如如之境中就会出现:物动心动、物不动心动,心不动物动、心不动物不动,四重不同的境界。

能够抵达这种境界的艺术家绝无仅有,比如:陶渊明、范仲淹、曹雪芹等文学家。都知道陶渊明是一位世外高人,他的《桃花源记》、《归去来兮辞》,《五柳先生传》,《饮酒诗二十首》等名篇佳作,世人皆知,尤其是他的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简直就成了所有向往淡泊与宁静的人的人生座右铭。

因此,他也能够对社会、对时空、对人生、对生死彻悟。但就是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之人陶公,他的思想在前期还具有很强的儒家积极进取精神,直到后期他才归隐陇亩手执黄卷,静下心来,面西读佛。

了不起的范仲淹,他在他的《岳阳楼记》中心不由衷地说: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修行得到了忘我的境界,又接着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噫!微斯人,吾谁与归!”自己修身到了一定境界了,就得回报社会,承担责任,也就是治国平天下。

总之,世间境界是艺术的最低境界,一般人都能达得到;疯癫境界界于世间境界与如如境界之间,很难达到;而如如境界则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艺术史上也很少有人能够达到,甚至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抵达。

达到世间境界名利重,虽然精神累点,但物质压力就显得比较轻松些了;进入疯癫境界无物无质之累,但可有很大的危险,弄不好就会毁灭自己的一生,而且还贻害他人,时下诗坛下半身、垃圾派中有不少这样疯疯癫癫的诗人,尤其是垃圾派,应该注意了;抵达如如境界,身心健康,万事和顺,但很少被人理解,而后世却景仰之、效法之。

纵观艺术的三重境界,由世间境界进入疯癫境界痛苦,由疯癫境界上升为如如境界无缘;由如如境界下降到疯癫境界无常,由疯癫境界退化到世间境界无期。

朱神光先生虽然专注于抽象画,但他也不贬低写实画,他认为写实也罢、抽象也罢,都是画家回归本原方式的一种,选择哪一种不过是各人自然而然的“宿命”,不可强求也强求不得。归根结底,艺术皆是要让人获得心灵的平静,得到终极的快乐,能做到这些便足够了。

画抽象画也许就是朱神光先生的“宿命”,但他也画写实的,不过他并不追求装模作样的复原与描绘,而更看重从意境的角度作的写实,比如他画的《印象太湖》系列作品,很是写实,却并不凝滞、呆板,而是让人觉得还有无尽的意境在衍生、等待着观赏者去品味、欲说还休,颇有些中国水墨山水画的味道。

[责任编辑:鲍聪颖]